一木笙

【韩叶】杂货铺的二三事(6-6)

更啦~谢谢没有放弃我的菇凉们qwq

靠叶神生日打鸡血


06.

“哎哟我的妈,装逼遭雷劈啊……”叶修的眼皮耷拉下来,抬起手臂伸了一个耗时超过10秒的懒腰,然后一屁股坐在了他那古朴的实木沙发上,合上双眼,竟然就这样睡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冰凉的手抚上他的额头,一路游移,掠过他的眼睛、鼻梁和嘴唇,滑过下颌和喉结,停在了两段锁骨的中间,不用劲也不移开,仿佛就这么固定住了。

叶修的喉结微微耸动,紧接着传出一声轻笑:“你这样是叫不醒我的哦。”

“……”那只手不紧不慢地挪开了,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来,“可是每次你都醒了。”

“因为你每次出现的时间都刚刚好,是我梦醒的时候。”叶修叹了口气,睁开眼睛,“要是哪天我睡得久了一点,照你这样叫起床的方式,怕是永远都叫不醒我。”

一个周身都散发着莹白色微光的小女孩站在他面前。小女孩将两只手交叠在胸前,指尖好似盈着水一般微微透明。

“不会有那一天的。”小女孩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写满了笃定,“除非你死了。”

“小孩子不要乱说话啊。”叶修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又捏了一下她的脸颊,“对不起,是我大意了。被人当成凶器一定不好受吧。”

小女孩抓住叶修的手,用同样冰冷的脸颊去碰他的手心,感受着从叶修身上传过来的源源不断的暖意:“很难受。我想回来。叶…秋……叶……修,找到我,带我回来。”

“你在哪儿?”叶修问。

“周围很黑,很冷。

“他带着我,他身上很冷,不是人类的温度。”

叶修眉脚一跳,继续问道:“有听到什么吗?”

小女孩眨眨眼睛,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而诡异:“‘为什么他没死?这玩意儿到底有没有用啊!’

“‘大哥说有用就是有用。我们一不做二不休,今晚就去帮他的人生画上句号。’

“‘哼,条子都该死,今晚就让整个局子炸成烟花吧,哈哈哈哈……’

“‘啊,小宝贝,这次一定要助我一臂之力啊!’”

“没有了。”小女孩的声音恢复了清脆,“被他叫做小宝贝,真恶心。”

叶修愁着眉,问道:“有两个人吗?”刚刚那段仿佛对话一般,语气也有些微差别。

“只有一个人。”小女孩答道。

终于从一团乱麻中找到了一根线头,但这根线头后面又会牵扯出什么,现在的叶修还没有心情去思考。

“我知道了,再忍一会儿,”叶修说着,又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顶,安抚地笑了一下,“马上接你回家。”

小女孩却紧紧抓住叶修的手,用她那空洞的大眼睛注视着叶修:“你……小心。”

 

叶修披了一件灰色的外套,一点也不嫌热的样子,行色匆匆地往警察局赶去。

这个人应该是想故技重施,仗着玉如意的力量,再随心所欲炸一次。

时间不算太晚,但夜色却很暗。叶修不经意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月亮被云遮得严严实实的,一丝月光都没能溜出来。他的脸色更沉了几分,在一阵突如其来的冷风中加快了脚步。

一段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叶修看到市局大楼的时候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他放慢脚步,散步似的走到了市局大门口,伸着脖子往里面张望了一下,撇撇嘴,从衣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着了叼在嘴里,吞云吐雾地绕着市局溜起弯儿来。

他这根烟抽的极慢,每一次呼吸都漫长得像在跟空气打一场拉锯战,吐出来的烟雾在半空中缠绕舞蹈,越升越高。

“哥们儿,散步呢?”他第三次路过市局的大铁门的时候,突然有个人从后面按住了他的肩膀。

叶修转过头,烟头上的火星子突然噼啪一声,灭了。

“不,我等人。”叶修用两根手指夹住那半根灭掉的烟,嘴角扬起一个礼貌的弧度。

“等谁?”这是一个个子不高的男性,不到三十岁的样子,一身运动衣,寸头,一只手搭在叶修的肩膀上,另一只则藏在衣服口袋里,连手腕子都没有露出来。

看起来像是个刚从局里放出来的小混混。

如果他身上没有那一股死气的话。

“呵呵,你说呢?”话音未落,叶修突然发难,拧住那人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用手肘抵住他的咽喉,猛地将人按在了才刷过漆的大铁门上,金属震动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将整个街道笼罩在其中。

门卫室里的老民警撑着下巴,昏昏欲睡地往大门口望了一眼,又很快眯起眼睛,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即使飘浮在两人身边的细小灰尘还没停下战栗。


评论(15)
热度(30)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