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all叶】听说这是你的绝对领域?

三次元忙到爆炸,只好诈尸写写段子了_(:з」∠)_

日常苏叶神

======

最近微博上流行起了这么一段话:

要论荣耀联盟里的绝对领域,一定是叶修的手孙翔的肩,喻文州的锁骨张新杰的腰,唐昊的脚踝方锐的唇,黄少天的虎牙李轩的腕,周泽楷的喉结韩文清的胸,张佳乐的头发王杰希的眼。*

像叶修这种虽然有好几百万粉丝但是八百年不会刷一下的人,肯定是全职业圈最后知道这个段子的,至于他是怎么知道的,嘿嘿嘿?

01.

又结束了一天的集训,叶修赶着众人去食堂吃晚饭,自己则抱着笔记本回到会议室,根据刚刚统计到的选手们的数据,整理出每个人的优缺点,再对训练方案进行修改,嗯,顺便再偷偷抽上一根烟。

然而他才刚刚坐到椅子上,电脑还没从睡眠状态唤醒,会议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叶修,今天食堂师傅烤了牛排,你也去吃吧。”喻文州推门进来,手在身侧的墙上摸索了一会儿,“啪”地一下把灯打开。

“知道我天天赶不上吃晚饭,他是专挑这个时候给你们开小灶吧?”叶修把电脑唤醒,双手虚搭在键盘上,根本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喻文州笑了声,走近,握住叶修的手,迎上对方疑惑的目光:“食堂师傅特意让我来叫你的,走吧。”他说着,微微用力,把叶修从椅子上拉起来,然后极为自然地松开了手。

叶修耸耸肩,表示恭敬不如从命,目光在喻文州身上打了个转——细小的光芒从他的领子里钻出来,与叶修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哎哟,文州,以前不知道你喜欢戴首饰啊。”叶修的嘴角和眉毛一起挑起来,很是惊讶地盯着喻文州的领口。

“是冠军戒指,希望能给我们带来好运。”喻文州微笑,把戒指从领口拿出来,精致的指环上面雕刻着蓝雨战队的队徽,日光灯清冷的光辉在水滴状的凹槽内流转,虽不耀眼,却格外地夺目。

喻文州拿着戒指,朝自己的方向收了一小段距离,让戒指停留在自己锁骨上方一公分的地方。叶修因为正专心地盯着戒指,所以整个人也跟着喻文州的手,向前近了一小步。

气流被搅动,细微的风拂过两人的发梢。

“不过有前辈在,应该用不到我这份好运吧。”喻文州手腕一转,将戒指藏回了领子里。

“buff不嫌多嘛。”叶修笑道,眼神却还是时不时往喻文州的领口飘去。

 

两人到食堂的时间可谓不早不晚,热腾腾的牛排刚刚上桌。

喻文州一直都觉得叶修吃饭的样子特别好看,所以每次和叶修一起吃饭的时候总会明着暗着多看两眼,但是今天的情况有点不一样,他在第三次抬眼去看叶修的时候,发现叶修也在看他,或者说,是在看他的领口。

喻文州暗自扬起嘴角,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并不太紧的领子,然后满意地看到叶修略显尴尬地埋下头与牛排奋战去了。

“喂,老叶,你今天怎么老是偷看我们队长啊!”旁边的黄少天终于是忍不住了,抬起胳膊,绕过叶修的脖子,把人拉到自己身边,“眼神还那么色眯眯的,小心我报警啊!”

“文州好看,我就多看两眼,你嫉妒啊?”叶修抬起眼皮,似笑非笑地瞧着黄少天。

下巴抵着叶修的头顶,脖子还时不时地被叶修后脑勺的发梢挠到,黄少天突然觉得好热,热得他脸红。

“我我、我嫉妒什么啊?本剑圣的颜值可是能撑起联盟半边天的!”

“是么?”叶修微微抬了抬头,以便于更清楚地看到黄少天,温热的脑袋在黄少天的颈窝处蹭着,原本往上升的热度竟是有往下面跑的趋势了。

“诶,少天,你有虎牙啊。”叶修刚调整好角度,就从黄少天半张着的嘴里看见了一颗有个尖儿的小白牙。

“……我们好了这么多年,你才发现我有虎牙吗!?”黄少天感觉自己身体里的热度又掉头往上了。

“说什么呢,也不怕文州误会。”叶修掰开黄少天的手臂,正襟危坐,道,“文州,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拆散剑与诅咒的。”

“……”

这是黄少天自听闻叶修退役之后第一次想哭。

 

02.

饭后,叶修与众人在食堂告别,只身回到了会议室,着手处理未完成的工作。

三个小时转眼过去了,叶修也终于把手从键盘上移开,舒舒服服地伸了一个懒腰。不过,夜晚并不会到此为止,对于叶修来说,今晚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干,比如打荣耀、打荣耀,还有打荣耀。

叶修点上一根烟——这是他为数不多的私货——吞云吐雾地往房间走去,一想到马上就能在游戏里横行霸道,叶修不由得露出一抹和善的微笑——直到他看见站在他房间门口的张新杰。

“叶修,你比平时晚回来了十一分钟二十五秒。”张新杰一边说,一边没收了叶修叼在嘴里的烟,一气呵成地丢在了房间门口的垃圾桶里。

叶修心如死灰,只好拿出钥匙开门:“新杰,你这样很容易被当成跟踪狂的,穿成这样就更像个……衣冠禽兽了。”

张新杰正穿着一套笔挺的格子西装,衬衫扣到了最上面,深色暗纹的领结把禁欲的味道放到了最大。

“穿这么好去约会啊?”叶修问。

“你这么想也没关系。”张新杰道,他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叶修,“后勤保障部说明天晚饭后要办一个舞会,给大家放松一下。衣服他们都准备好了,这是给你的。”

“搞这种事之前不需要跟领队商量一下吗?”叶修接过去,打开袋子看了一眼。

“不需要,你还嫌自己不够忙吗?”张新杰反问,抬起下巴指了指袋子,道,“总之你先试一下,码数要是不对我好拿去换。”说罢,便跟着叶修进了房间。

叶修随手把袋子甩在床上,笔记本电脑的待遇稍微好一点,被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头,然后他进了洗手间,放了水洗过手之后又出来,倚在卫生间的门框上看着双手抱胸站在床边的张新杰。

“新杰,你穿西装倒是还蛮好看的。”

张新杰转过头,看着叶修,欣然接受了夸奖,点头道:“嗯,腰线的裁剪很用心。”

“呵呵,看来联盟已经在准备庆功宴了。”叶修一点也没有说大话的自觉,踩着拖鞋走到床边,在张新杰边上俯下身,把那套西装拿了出来。

“果然很走心嘛。”叶修点头赞道,手在西装外套的翻领、袖口、腰侧逐一摸过,白皙的手指在纯黑的面料上划过,没留下痕迹,却足够撩动观者的心弦。

下一秒,叶修放下衣服,双手交叉拉住T恤的下摆,一下子脱了下来,而宽松的运动裤非常方便穿脱,转眼间也离开了叶修的身体。

前后不到十秒的时间,叶修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条灰色的平角内裤了。

张新杰默默吸了一口气,扶了扶眼镜,坚定地,没有移开视线。

 

叶修在张新杰的注视下——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张新杰不太正常的眼神——换好了西装,整了整领带,问道:“还挺合身的,是吧,新杰?”

张新杰只是点点头,他的眼神变得更加不正常了。

 

03.

第二天训练的时候苏沐橙才把后勤保障部的原话传达给叶修:“为了缓解大家的压力,我们将在明天,也就是今天啦,的晚上举办一次半教学型的舞会,舞会的衣服大家都拿到了。关于这件事呢,有冯主席的口谕:‘外国人似乎很喜欢跳舞,未免你们出去丢人,今天晚上必须将所有人教会!’”苏沐橙说着,摆出严厉的样子,抬起手,从领队叶修一路指到14号选手方锐,“‘所以,今天晚上,你们全都要给我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来学习!不然,’”苏沐橙的胳膊在空中画出一个漂亮的半圆,食指稳稳地指向叶修,“‘拿你们领队是问!’”

“……”

“不过也别太担心啦,”苏沐橙笑笑,道,“后勤部帮大家请了舞蹈老师哦。”

 

上午的训练过半,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在讨论组里喊起来——

夜雨声烦:哎哎哎,你们说老叶会不会跳舞啊?

夜雨声烦:@沐雨橙风 @海无量

沐雨橙风:会哦,我就是他教的~

海无量:卧槽!为什么我没见过!

沐雨橙风:以前在嘉世的时候他单独教我的

海无量:这人太猥琐了,竟然瞒着我学跳舞!

石不转:叶修学跳舞的时候估计你还在小学欺负女孩子吧?

海无量:张新杰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海无量:我看上去像是欺负女孩子的人吗?

海无量:不过就是抢抢同桌的铅笔,而同桌正好是女孩子罢了!

一枪穿云:啧

索克萨尔:呵

夜雨声烦:方锐你等着哈哈哈哈,我马上就告诉老叶!!!

海无量:我怕你啊?不要以为你在蓝雨青训营的时候偷偷把喻文州的书包藏起来的事情我不知道!

索克萨尔:方锐你说详细一点[微笑]

夜雨声烦:队长你听我解释啊!!!

风城烟雨:[蜡烛]各种意义上的

王不留行:认真训练!

百花缭乱:王杰希你装什么假正经,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也想看叶修跳舞的样子!

一叶之秋:[动画表情:王杰希 is watching you!o_0]

生灵灭:……

生灵灭:表情包略魔性

逢山鬼泣:……

逢山鬼泣:我为什么还在这个讨论组里!

 

你明明可以自己退出的——楚云秀想着,却好心地没有把这段话发上去。

 

夜晚、灯光、音乐,以及楚楚动人的她们!

男性舞蹈老师看到苏沐橙和楚云秀时,脑内瞬间被这句话刷屏。

女性舞蹈老师看到男选手们时,只要把人称换一下就可以了。

至于男选手们,不仅人称要换,单复数也得换一下。

直到这个时候,叶修才似乎察觉到,国家队的男选手们的眼神,似乎都不太正常。

 

叶修作为会跳舞的叛徒,理所当然地加入了教学者的行列,负责教导那些争先恐后出状况的荣耀职业圈里的顶梁柱们。

比如某个明显在用血继界限控制叶修的神棍——

王杰希从舞会开始的那一刻,就一直看着叶修,用他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一直看着……直到叶修越过总是踩到舞伴裙摆的、明显需要特殊指导的黄少天,走到王杰希的面前,一巴掌拍在他那只大一点的眼睛上。

“大眼,有话好好说,不要乱用魔法。”叶修的手掌覆在王杰希的眼睛上,掌心的温度比不上眼睛周围,些微的凉意让王杰希不由得闭上了眼,刹那之后便又睁开。

“那你教我跳舞吧。”王杰希把叶修的手从自己脸上拿下来,抓在手里,道。

再比如这个明明特别不要脸却还是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叶修的猥琐男人——

方锐在叶修示范了一遍邀请女士跳舞的姿势后,要求叶修扮演一下女性,方便自己实践一下刚刚学到的姿势。

面对这个再正常不过的要求,叶修没有多想,只觉得今天的方锐特别爱学习,画风有点不对。

方锐将左手背到背后,上身向前屈,右手的五指并拢,伸到叶修面前,道:“我能邀请你跳支舞吗?”

叶修端详了一会儿,动作还挺标准。

然而方锐依然保持着那个动作,还时不时地抬起头看看叶修的反应。

叶修恍然大悟,这大概就是求夸奖的微表情吧?身为领队,应该要经常给予队员被认可感——冯主席在集训之前好像有这么说过。于是他抬起手,搭在了方锐的手上,道:“当你邀请的女士做出这个动作时,你就应该站直身体,面带微笑,牵着她……方点心,你晚饭没吃饱啊?”

只见方锐轻握着叶修的四指,将他的手背牵引到了自己唇边,就好像是惯性作用一样,把自己的嘴唇贴到了那块无暇的净土上,然后在净土上猛蹭起来。

“卧槽方锐你好恶心!”孙翔突然大叫起来,他正被一位女老师拉着从方锐身后路过,正好看到了方锐污染净土的犯罪现场。

“是啊,点心,你好恶心。”叶修面露嫌弃,语气毫无起伏。

方锐觉得受到了侮辱,道:“你把手递过来不就是要来蹭我柔软的嘴唇吗?”

“……”눈_눈叶修把手抽出来,擦了擦手背,道,“不是。”

孙翔这时已经挣脱开了女老师的挽留,挤进了叶修和方锐中间,气冲冲地盯着方锐。

“你干嘛?”方锐站起来。

“我、我……”我特么也不知道我冲过来要干嘛啊!

叶修拍拍孙翔的肩膀:“孙翔小朋友,领队的友情指导是要排队的哦,你看,周泽楷小朋友就很乖。”说着,走到早就等在一边的周泽楷面前。

“哎,方锐,”黄少天溜过来,用肘子撞方锐的腰,“你不觉得老叶装幼儿园老师的时候超可爱的吗!”

方锐看着叶修,呆愣了两秒后,转过头看着黄少天的眼睛,竖起大拇指:“嗯!敲可爱!”

 

“前辈。”周泽楷微微眯起眼睛,眼角弯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叶修点点头,抬起手帮周泽楷紧了紧领带,顺便整理了一下衣领。

指尖在光裸的皮肤上拂过,微微的瘙痒让周泽楷下意识地挺直了肩背,还向站军姿一样抬起了下巴。

叶修轻笑,道:“别立正啊,稍息。”

周泽楷一听,身体果然放松下来,只是下巴依然抬着,叶修眼皮一撩,正好就看见周泽楷的喉结随着吞咽而滚动。

他眨眨眼,摸上自己的喉咙,突然叹了口气,道:“小周,你就没有长得不好的地方吗?”

“嗯…”周泽楷这才把下巴收回去,看着叶修,道,“不如前辈。”不等叶修回话,周泽楷就伸出双手,一手扶着叶修的腰,一手握住叶修的手,“这样,对吗?”

“对,接下来跟着我的步子走,先迈左脚……”叶修虽然是在跳女步,但依然主导着二人的节奏,合着舒缓的音乐,一步一步地朝着舞池的中央走去。

“跳得不错,”叶修搭在周泽楷肩膀上的那只手用力捏了一下,以示鼓励,“跟女孩子跳的时候记得步子迈小一点儿。”

周泽楷皱起眉,并不是很想答应。

 

06.

舞会很成功,如果结束的时候没有给每人倒上半杯香槟酒的话。

叶修这次又刷新了他从醒到醉的记录——根据张新杰的笔记,这次叶修喝了一口香槟酒,5.032秒后醉倒。

舞蹈老师才刚刚开始致辞,就听到一声闷响,只见那个会跳舞的叛徒,哦不,国家队领队叶修同志,直挺挺地倒在了一个人身上,而那个人正呲牙咧嘴的,却依然忍着没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牢牢地将领队护在怀里。

 

叶修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他当然不会记得自己昨晚突然挺尸倒在唐昊身上,而唐昊又好巧不巧地鞋底一滑顺便把脚给扭了的事。不过等他到了训练室,自然有人会告诉他,比如:

“叶修,昨晚上你把唐昊压得死死的,准备怎么负责?”楚云秀掩着嘴,凑到叶修耳边,对暗号似的问道。

“真是气死我了!老叶你怎么不往我这边倒啊?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屈服于酒精的淫威,只等你投怀送抱了!你说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你一定是想气死我!谋杀亲夫!”黄少天声泪俱下地控诉道。

“你省省吧黄少天,我这个陪他走上人生巅峰的贴心小棉袄就在他边上,他怎么可能会往你那边倒啊!”方锐白了黄少天一眼,据理力争。

“喂喂,这里跟他交情最深的男人是我好不好?你们两个瞎争什么啊?”张佳乐打断二人,拍桌起义。

“呃……叶队,唐昊他脚扭了,后勤去借轮椅了,他晚点过来……”李轩,国家队最后的良心。

“那我去看看他吧。”叶修道,根本不理会这群不知道为什么争起来的男人们,转身出了训练室。

他刚走没几步,就碰到了后勤部门的主管——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正推着一架轮椅往队员宿舍的方向走去。

 

房门被打开,唐昊不耐烦的声音就响起来:“怎么这么慢啊,我已经迟到了!”

“慈爱的领队表示,唐昊小同志昨天护驾有功,今天特许他迟到一次。”懒洋洋的声音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唐昊身边两步远的地方。

“你、你怎么来了!”唐昊指着叶修,喊道。

“领队来关爱一下受伤的队员有什么不对吗?”叶修扬起眉毛,歪着脑袋道,他绕到唐昊面前,蹲下身子,抓住唐昊的左脚,“肿得还挺厉害啊?还疼么?”

唐昊的脸上已经开始上演火烧云的盛景了:“不不不疼了!”所以你快点把手放开啊!

“哦,是吗,”叶修不仅没把手放开,反而摸上了唐昊缠着两三层纱布的脚踝,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可是看起来挺疼的。”

未知的情绪从心里冒出尖儿来,不知如何应对的年轻人只好选择远远地逃开。于是他把重心转移到了完好的右脚上,然后猛地站起来,往远处跳了几步。

叶修被吓了一跳,保持蹲着的姿势,抬起头看着一脸通红的唐昊,如果在他的脸旁边画上三个问号,就是一个完美的“叶神问号脸”,一定能在荣耀圈里流行好一阵。

“去、去训练室吧!”唐昊单脚跳到轮椅边上,一屁股坐上去,扭过头不敢看叶修。

 

唐昊刚被叶修推着进了训练室,就被众人热心地接到了自己的位子上,虽然被大家关心着的感觉很好,但是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失落。

等大家都坐好,叶修照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宣读了一遍世邀赛的目标,才让大家开始训练。

叶修刚准备溜出去抽根烟,眼珠子一转,就看见了不一样的风景:“张佳乐,你头发怎么了?”

“啊?”被点到名的人抬起头,抓了一把披在肩膀上的头发,“早上起来发圈找不到了。哎我说,老叶你再这么管下去,我就不想娶你了!”

“呵呵,那你就别娶了。”叶修笑道,两手摊开,语重心长地说,“老冯说要关心队员生活起居嘛,我这也是为了你们好啊。”说罢,便转身走出了训练室。

“……”张佳乐看着叶修远去的背影,突然抱住脑袋,道,“完了!他真的以为我不想娶他了!怎么办啊副队!”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答道:“我替你娶。”

 

07.

戴妍绮同学一直自愿担任着选手群里文娱委员的职务,每天都会给大家分享一些论坛上有意思的八卦,到底是多有意思,就得看她当天的心情了。

今天的小戴同学大概心情比较低迷,仅仅是给大家分享了一个古早的段子:

职业选手们的绝对领域:一定是叶修的手孙翔的肩,喻文州的锁骨张新杰的腰,唐昊的脚踝方锐的唇,黄少天的虎牙李轩的腕,周泽楷的喉结韩文清的胸,张佳乐的头发王杰希的眼。

鸾落音尘:为什么没有队长,我不服!

生灵灭:唉

鸾落音尘:队长你别难过!绝对领域也是可以后天养成的!等你回来我就好好知道你如何用你的绝对领域迷倒叶神!

生灵灭:……

夜雨声烦:戴妹子,你别费心了,本剑圣已经用精致可爱的小虎牙帮大家把叶修咬得死死了哼哈哈哈哈!!!

海无量:神TM精致可爱

百花缭乱:神TM精致可爱

飞刀剑:神TM精致可爱

君莫笑:嗯?这些算是绝对领域吗?不都很容易就能摸到吗?

鸾落音尘:哇哦???韩队的胸也……??

石不转:严格来说他并没有摸到,只是普通地碰到而已

君莫笑:嗯,新杰说得对,我可不会随便去摸男人的胸啊腰啊什么的,更不会去碰某人精致可爱的小虎牙

夜雨声烦:卧槽老叶你什么意思??某人?信不信我咬你啊!

君莫笑:呵呵,你咬得动?

夜雨声烦:你等着!

鸾落音尘:哇……还是很在意叶神是怎么近距离观察到韩队的胸的!

沐雨橙风:哈哈,之前去Q市比赛的时候,叶修被一个霸图粉推了一下,就撞到韩队怀里啦~

沐雨橙风:事情发生的太快,我都没反应过来,就记得叶修突然被韩队抱住了,脸贴在韩队的胸口上

沐雨橙风:哦对了,那个霸图粉是尖叫着跑开的

鸾落音尘:Σ( ° △ °|||)︴等等,画面感太强我要消化一下……

逢山鬼泣:莫名想点蜡[蜡烛]

逢山鬼泣:以及我不太记得叶神什么时候摸过我的手腕了……

=======

*是某天刷空间刷到的,原句是——

叶修的手孙翔的臀,喻文州的锁骨林敬言的腰,唐昊的脚踝方锐的唇,黄少天的虎牙李轩的腕,周泽楷的喉结韩文清的胸,张佳乐的后颈孙哲平的胯。

空间上估计是转载的,出处是哪儿我也不知道,有妹子知道的话可以帮忙艾特原作者~

不过文中我根据剧情修改了,请不要介意。

另,要我说,整个荣耀职业联盟的绝对领域,就是我叶啊!!!

评论(13)
热度(223)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