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全职】超自然事件簿之不要轻易相信贴在电线杆上的小广告(上)

前两个月家里出了些事情所以消失了一阵,不要以为我退圈了啊,我还没娶到叶神呢!

关于这个事件簿,没错,我本来就是想写成短篇集的样子……(如果还有人记得上一篇的话……

这个标题下的文章都有all→叶的倾向,本章是周叶,后面会出现一点点平叶

CP感不强,因为作者犯蠢想写点剧情结果文力不够了……

所以说复健什么的一定要写傻白甜啊!!!

*文章强行灵异向,ooc都是我的,剧情要是有bug可以留言告诉我,能不能改就看我的智商够不够了눈w눈

=======

01.

周泽楷,男,22岁,重点高校毕业,即将踏入社会成为万千白领中的一员,现在正面临真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毕业以后住哪儿?

5*同城、赶*网、安*客之类的他都刷了一遍,看到的几个满意的都被别人捷足先登,剩下的不是太远就是太贵,他也就放弃尝试了。而现在,他正被大学同窗兼好友江波涛带着,看了几个学长介绍来的房子。

“哎,小周,看了这么多家你都没有满意的?”江波涛洗了一大口可乐,问道。

周泽楷摇摇头,默默地咬了一口汉堡。

江波涛撑住下巴,叹了口气:“这些可都是学长倾情推荐啊,我看都挺好的。你给我说说,哪儿不合你心意了?”

“太普通。”周泽楷道。

“哦……”江波涛惊讶了一小会儿,突然拍了一下手,道,“要不,咱试试电线杆上那种?我陪着你,不用怕!”

周泽楷眼神一转,点了点头。

这附近的电线杆经常被贴上一些奇奇怪怪的小广告和寻物启事,其中当然包括求租的信息。可这些信息里十条有一条是真的都不可思议了,江波涛竟然还有模有样地带着周泽楷鉴别起来。

可是周泽楷却直接撕下了一张,道:“这个。”

江波涛拿过来一看,上面写着“两室一厅,有书房,我是房东,联系电话:xxx-xxxxxxxx”——这人竟然留的是个固定电话?不过既然是周泽楷选的,就陪他去看一下也无妨。

他拨出那一串号码,开了公放,等待接听的“嘟嘟”声响了好久,就在他即将按下挂断键的时候,扬声器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喂?”

“啊,你好,我们想看下你的房子。”江波涛说道。

“哦,好啊,晚上8点,在那根电线杆边上等我。”男人道。

“啊?”

“好。”

江波涛望向周泽楷,眼睛瞪得溜圆。

“那行,咱到时不见就散了啊。”男人细不可闻地轻笑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小周你知不知道这个社会,”江波涛觉得他又义务将社会的真面目告诉周泽楷,但是后者只是冲他微微一笑,他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好吧,没事,我陪你去。”

差点被同窗撩到的江波涛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胸口。

 

两人就近找了一家咖啡厅,一直坐到了晚上七点半。周泽楷看了眼时间,锁上手机屏揣进兜里,站起身来。江波涛也紧接着站起来,到收银台买了单,便跟在周泽楷后面出了店门,走到那根电线杆旁边站着。

“唉,反正离得这么近,坐在店里等也是一样的吧?”江波涛抱怨了一句。七月初的气温已经攀高了,夜间的气温也有二十八九度,一点也不凉爽。

“他会提前到。”周泽楷笃定道。

江波涛皱眉,脑内刷出一套“???”的表情包——为什么小周跟这个未曾谋面的房东很熟的样子?

不过,两人站了大概一刻钟之后,就看见马路对面慢悠悠地走过来一个叼着烟的男人。男人穿了一件黑色衬衫,长袖卷到手肘处,露出来的半截手臂在夜色中白得扎眼。

“哟,”男人走到两人面前,抬起手打了声招呼,看了一眼江波涛后便将目光锁死在周泽楷身上了,“是你要租房子?”

周泽楷点点头,江波涛道:“你好,我姓江,他姓周,我们现在能去看房子吗?”

“小江啊,你好,”男人用两根手指夹住香烟,移开嘴唇,缓缓地吐出一口烟雾,嘴角微微扬起,道:“我叫叶修。走吧,我带你们去看房子。”说完,便转过身,一边迈开步子,一边挥手示意两人跟上。

江波涛和周泽楷并排跟在叶修身后,他越想越奇怪,为什么这个叶修一上来就知道要租房子的是小周而不是自己?他抬起手,轻轻地撞了一下周泽楷的腰侧,小声说道:“我看他有点奇怪啊,要不咱再问问清楚……”

“小江,我听得到哦,”叶修突然发声,还侧过头来,冲着江波涛笑了一下,“不过要问也应该早点问吧?我要是坏人的话你们的肾早就没了哦。”说着,还捏了一下自己的腰间。

周泽楷轻笑了一声,表示赞成。

江波涛瞬间有一种被好友狠狠地背叛了的绝望感。

“马上到了。”叶修又道,带着他们又过了一个红绿灯,进了一个小区——不是新小区,但是人气还算可以,时不时地能看见出来散步的人。

“就这栋楼,顶层。”叶修停在一个单元门口,抬手指了一下最高层亮着灯的窗户。

“嗯。”周泽楷应了一声,率先蹬上了楼梯。江波涛有些跟不上周泽楷的脑回路,只好跟上他的脚步,也上了楼梯。叶修则从带路的变成了殿后的,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这栋楼一共七层,叶修就住在七楼。两个大学刚毕业的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口气就爬上去了,气都不带喘的,可叶修就不一样了,虽然他爬的不慢,中途也不用停下来休息,但一听他的呼吸声,就能很快分辨出来谁比较年轻了。

“唉,年轻人体力就是好啊。”叶修摇摇头,一边喘气一边从裤兜里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这是,你家?”江波涛问道。眼前的房间可以说与整个小区都格格不入——全欧式的装修,一体式的厨房配备了双开门的冰箱,长方形的饭桌上摆着两个精致的烛台,水晶吊灯在客厅的里熠熠生辉,裸色的真皮沙发一看就价值不菲……这个叫叶修的男人,难道是前段时间中了两个亿、蒙着脸去领奖的欧皇么!?

“嗯,准确地说,是我弟弟家。”叶修看着愣在门口的两人,道,“请进,不用脱鞋子了。”

 

02.

“这个,房租得多少啊?”两人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就住房条件而言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于是江波涛帮周泽楷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啊,这个我没考虑过,现在市价怎么样啊?”叶修嘴里叼着根没点着的烟,问道。

“……1000?”周泽楷脑袋一歪,一脸茫然地报出一个数字。

江波涛脑内又刷起了表情包——excuse me?小周,我们之前看了那么多房子,你这一脸“我也不知道房价”的表情是闹哪样??

“行啊。”叶修爽快地答应了。

“……”看来这个叶修是真的不知道市价。

“什么时候?”周泽楷问道。

“啊?哦,”问题有些突兀,叶修愣了一下,才道,“随时可以,看你方便,”说着,把之前他开门用的那串钥匙递给周泽楷,“给,你来的时候我不一定在,自便吧。”

“哦还有,现在租房是不是要签什么合同之类的?麻烦你们弄一下,下次带给我签个字……好像还要看这个证那个证的?需要什么你们列个单子给我,我一起拿给你们看。”

——这个步骤好像不太对啊,叶先生你不问世事多久了?更要命的是,为什么周泽楷好像一点也不惊讶?江波涛觉得他现在完全可以cos那个黑人小哥了,除了不够黑,他已经完全领略了“???”的精髓。

 

周泽楷拉着江波涛回去了,第二天又拉着他把行李运到了叶修家里。还好周泽楷的东西不多,就一些书比较重一点,要不然负重跑几趟七楼,就算是他们这样二十出头的壮小伙,第二天也要累得直不起腰来。

这一天叶修果然不在家,周泽楷忙里忙外地整理房间的时候,江波涛已经在沙发上摆出了一个标准的葛优躺,心想这沙发果然柔软舒适,比预想中的还要高档几分。他眼神一晃,看到应该是叶修的房门上贴着一张便利贴,上面写着:“小周,我出差几天,你随意哈~PS:不要进我的房间6w6”

“……这波浪号和迷之颜文字是几个意思?”江波涛腹诽道,一边把便利贴撕下来拿给周泽楷看。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叶修有点迷啊?”江波涛问。

“嗯,很有趣。”周泽楷微笑道,顺手把便利贴贴在了自己的书桌上。

江波涛语重心长地嘱咐了周泽楷一大堆话,终于舍得回去了。周泽楷洗过澡,点了份外卖,开门时还被送外卖的小姑娘的尖叫吓了一跳,又把除了叶修那一间之外的所有房间逛了一遍,顺便从厨房拿了一小罐盐,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开了空调,把盐放在床头,然后抱着笔记本半躺到床上,噼噼啪啪敲起键盘来。

 

叶修出差了一个星期,终于在周泽楷正好入住一周的时候回来了。

听到开门声的时候周泽楷正在房间里看书,他没有马上出去,而是捏着书页等了一会儿,想细细听一下屋外的动静,却在没听到脚步声的情况下听到了自己房门被敲响的声音。

“小周,你在吗?”叶修在屋外问道。

周泽楷没有答话,直接走过去把门打开了。

叶修似乎被吓到了,盯着周泽楷沉默了一小会儿,才弯起眼睛,问道:“晚饭出去吃?”

“好。”周泽楷点点头,道,“时间?”

“现在三点啊,这时间有点尴尬,”叶修单手托住下巴,微微皱起眉头,煞有介事地沉思起来,可这姿势没保持到两秒,就整个儿变形了——他的肩膀垮下来,眼皮也耷拉下来,盖住了一半的眼睛。

叶修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烟,看向周泽楷,问道:“介意吗?”

周泽楷摇头,看着叶修从另一边裤兜里拿出打火机,点燃香烟,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累,就不去了。”周泽楷说。

“哎,没事儿,”叶修摆手,声音却是懒洋洋的,“待哥抽完这根烟,又是一条好汉。我到那边抽,省得你吸二手烟。”他一边说,一边头也不回地往阳台走去,所以并没有发现周泽楷跟在他后面,也到了阳台,而且,手里也拿着一包烟。

“以后,抽这个。”周泽楷把手里的烟递到叶修面前。

叶修正沉浸在烟草的气息中难以自拔,突然眼前出现一包烟和一只手——虽然手很好看——一惊之下直接咽了一口烟下去:“咳咳,小周,你这么短时间内一惊吓到我两次了,要体谅长辈啊。”叶修掩着嘴猛咳了一阵,眼角有些发红,渗出了些微泪水。

“好,以后注意。”周泽楷非常自然地抬起手,大拇指在叶修脸颊轻轻划过,抹去了渗出眼角的泪珠。

叶修往后退了半步,又含着烟嘴吸了一口,眼帘半落,瞥到了周泽楷另一只手里抓着的那包烟,轻笑一声,道:“女人烟,味道太淡了。不过要是有机会戒烟,就换这个。”

周泽楷俊秀的眉头皱起来,薄唇张开又合上,一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叶修抢先了:“不过多谢你关心啦,走,哥带你去吃好吃的!”叶修拍拍周泽楷的肩膀,挺起胸膛,露出一个运动健儿一般的爽朗笑容,然后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周泽楷站在原地,看着叶修慢慢走远的背影,捏紧了手里的烟。


评论(7)
热度(43)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