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韩叶】爱情的路上全是沙(05)

大概已经加入忘记前文套餐……?

以及这章特别平淡……简直就跟lo主的生活一样乏味【萎

========

05.

叶修的睡相很好,一个晚上过去,他依旧守着自己的半边床,没有丝毫逾越。这让先一步起床的韩文清感到了尴尬——大概是不习惯跟别人分享一张床,睡梦中的床主人自然而然地挪到了床铺的中间,以至于韩文清早上被叶修温热的呼吸给挠醒了。他皱着眉睁开眼睛,一转头就看到叶修那张睡得傻了吧唧的脸,心里不由有些焦躁。他坐起身,看着两人完全不对等的占床面积,才拢了一把头发,终于是忍住没把叶修从床上拽起来。

叶修在梦里坐上了去往世界尽头的海盗船,巨大的船只在海面上起伏,海浪击打着船身、跳上甲板发出杂乱的声音——哗啦啦,哗啦啦。

卧槽……

叶修纠结着,看着脚下的甲板突然变成海滩,涨潮的海水飞快地漫过他赤裸的脚背,他终于受不了了,猛地睁开眼睛,原地一滚翻出被子跳下了床,拖鞋也顾不上穿,直奔洗手间。

门一开,水声更响了。

哗啦啦啦……

“……”韩文清光溜溜的身上布满了白色的泡沫,衬得他的脸更黑了。

“哎哟,”叶修明显地愣了一下,但是马上就抓住裤腰,一个箭步冲向马桶,将马桶盖和马桶圈一齐掀起来,两只手配合着,很快摆好了姿势,一脸享受地放起水来,嘴里还不忘逼逼,“老韩你洗澡怎么不拉帘子啊,还好我不是妹子,不然肯定赖上你。”

“无聊。”韩文清扔给叶修两个字,也不去拉帘子,只是把水开热了一点,几秒过后整个卫生间就被白茫茫的水气填满了。

“嘿嘿,你还不好意思?”叶修嘴上调笑着,穿裤子、冲马桶的动作却是一点儿也不慢。他三两步走到洗手台边上,脚底板在潮湿的瓷砖地上踩出啪嗒啪嗒的声响:“你说我要不要睡个回笼觉呢?”

热水击打在韩文清的肩上,一股股水流在精壮的身体上蜿蜒着,他隔着厚重的水气望向叶修,少年本就不高大的身形被雾气扭曲,显得更加单薄。

“你是想叼着牙刷去睡觉么?”韩文清挪开视线,反问了一句。

叶修这会儿已经把牙刷头含进嘴里,一进一出地刷起来了,听到韩文清发问,也没把牙刷拿出来,就这样大着舌头哼哼了两声,权当是个信息反馈。

水声突兀地停下来,韩文清在腰间裹了条浴巾,又拿了另一条擦头发,一边擦着一边走到洗手台边上,叶修很自觉地朝旁边挪了两步。

韩文清把毛巾搭到肩膀上,胳膊从叶修的腰前掠过,拿起台子上的电动剃须刀。

剃须刀工作时的噪音很有规律地伤害起两人的耳膜。叶修吐掉一口的牙膏沫,盯着韩文清看了一会儿,道:“……我爸也是这么剃的。老韩,你是不是谎报年龄了?”

把剃须刀的刀面拿开下巴,韩文清的眼睛往叶修脸上瞥过去,那人白净的下巴上没有一根胡渣,柔软的嘴唇上点缀着没被擦下去的白色泡沫,泡沫下面是润泽的粉红色,半截锁骨从宽大的领口露出来,那根骨头太过纤细,仿佛稍一用劲就能折断。

“你才谎报年龄吧。”韩文清收回视线,重新把剃须刀贴到下巴上。

“我可是正经的18岁,”叶修往脸上洒了一捧水,水珠顺着脸颊的线条往下流,汇聚到他的下巴处,才恋恋不舍地滴落,“才不需要强行装嫩。”

韩文清皱着眉关掉了电动剃须刀,不算狭小的洗手间瞬间安静下来。叶修用毛巾擦了擦脸,眼神撩过去发现韩文清好像想说什么,于是他抢先一步,抬起手拍拍韩文清结实的肩膀,道:“快穿好衣服,陪哥爽两把去。”

 

两个人被韩妈妈拎出去吃早饭的时候,苏沐橙已经在跟韩爸爸看早间新闻了。

女孩笑吟吟地看了某网瘾少年一眼,说了一句“早上好”。

叶修抓着韩文清的衣角,嘴巴凑到他耳边,语气很是受伤:“这丫头太不厚道了,来之前明明说好帮我打掩护的。”

韩文清吃了一口馒头,并没有被叶修的伤感感染,只是问道:“打什么掩护?”

“我在家里打游戏,她在外面陪你和伯父伯母玩啊。”那个时候叶修还以为自己有个小单间可以住,于是小算盘打得可好了——一切需要外出的活动都由苏沐橙出面,自己则窝在房间里把身心都献给荣耀女神。

韩文清抬手擦了一下并没有出汗的额角,觉得自己当初会邀请这人来家里过年简直是脑袋被傻狍子踢了。

 

离年三十还有三天,街上的店铺已经关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本地人的店面和超市还在营业。说实话,这种气氛确实应该呆在屋里打游戏,但是韩文清本着东道主的义务,硬是把叶修和苏沐橙带出来了。

苏沐橙这时玩心还很重,第一次来到陌生的城市,眼睛都快能发出卫星射线了,于是一到外面,就举着手机冲在了最前面,光秃秃的树干、白茫茫的积雪、空荡荡的街道,只要是能看到的,都要用手机拍一下才算过瘾。

韩文清扯着叶修的胳膊,用自己与生俱来的威压迫使后者迈开步子。叶修则被韩文清拽着一只胳膊,不情不愿地缩在韩文清借他的羽绒服和羊毛围巾里,慢吞吞地蹭着。

从叶修的胳膊上传来的阻力越来越大,韩文清终于是脸色一黑,弯下腰抓起一把雪就要往叶修领子里面塞,谁知道叶修认怂的速度简直堪比他的手速,立马抱着头原地蹲下,嘴里还讨饶:“好汉饶命,我好好走就是了!”

苏沐橙风风火火地跑回来,拉着叶修和韩文清拍了一张合照。她看着定格在照片上的三个人,脸上划过一瞬间的失落,却很快被一只手拂去了——叶修的手不算大,也不是很厚实,但每次他抚摸苏沐橙的头顶时,都能让小姑娘觉得格外的安心。

叶修收回手,用另一边胳膊肘去撞韩文清:“老韩,我们去吃烤串好不好?”

“不好,”韩文清答得干脆无比,“三十的时候家里会做。”

“啊,可是我现在就想吃,沐橙也是。”叶修的胳膊肘持续骚扰着韩文清的腰,一边不忘把苏沐橙也拖下水。

苏沐橙嘿嘿笑了一声,和叶修统一战线,两双真诚的大眼睛就这么一齐望着韩文清。

威武霸气的韩队长叹口气,没辙了,只好带他们到了最近的烧烤摊,给他们一人要了两串羊肉串,虽然最后全被苏沐橙一个人吃掉了——哦,这种事当做没发生就好了。

 

 

年三十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韩家父母起了个大早,韩文清也早早拉着叶修起床帮忙。韩文清家不算很传统,过年也没有太多的讲究,但没有讲究不等于不讲究,贴春联、炒年糕、包饺子这些事是一定要做的。

鉴于男性同胞在非洗碗时段禁止进入厨房的家法,韩文清和叶修被打发去门口贴春联,韩爸爸则在房间里贴窗花,韩妈妈带着苏沐橙在厨房里准备午饭和年夜饭。

“年夜饭要一大早就开始准备啊?”叶修站在椅子上,接过韩文清递过来的上联。

“我们家算是晚的了,很多人家提前两三天就开始准备了。”韩文清抬起手臂,虚圈住叶修的腰,以防他不小心掉下来。

“这样啊,太久没过过正经年了,我都不记得了。对了,要记得烤串啊!”他双手捏着上联的两个角,抵在墙上,上身微微后仰,后背差一点就要碰到韩文清的手掌,“老韩,你看这样直了没?”

韩文清的手贴上去,稍稍用力,让叶修站好,然后才看了一眼那条红纸,道:“直了。”

叶修贴好上联,跳下椅子,托着下巴读了一遍:“春满人间百花……吐艳……”

“……”

“老韩,我们重新去买一副吧?”


评论(2)
热度(26)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