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韩叶】杂货铺的二三事(6-2)

胡编乱造【认真脸

欢迎捉虫~

======

02.

韩文清晚上没有回家,借住在了店里的客房——不过除了他也没别人住了,或许早就该在门上贴张写着“韩文清”三个大字的卡片上去,毕竟这房间里到处都是他的气息,床铺、衣柜、卫生间,全都染上了他独特的味道。

第二天依然是工作日,韩文清准时起了床,给自己弄了个煎蛋,又煮了一小碗挂面当早餐,吃完之后收拾了一下厨房,看时间差不多就去上班了。

就跟普通的上班族一样。

 

——若是真的“普通”就好了。

 

叶修其实醒的很早。他侧躺在床上,脸朝着窗子,眼睛睁着,琥珀色的瞳仁安静地注视着窗外的晨曦。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脚步声,他知道是韩文清起床了。一开始韩文清还会来叫自己,后来因为叶修的作息实在奇葩,也就不再提供叫醒服务了,自己起了、吃过早饭后便去上班,也不再给叶修留早餐,反正等正主起来都该吃午饭了。

韩文清在门外的动静不大,叶修听得断断续续的,一边脑补韩文清的动作。

“他在煎蛋……烧开水……咦在洗碗了,他吃饭好快……”

叶修翻了个身,平躺着,伸出一只胳膊放在额头上。他似乎有些焦虑,脑子里蹦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韩文清第一次走进店里,比如韩文清第一次拿枪指着他,比如韩文清第一次带外卖给他,比如韩文清第一次睡进客房……他胡思乱想着,恍惚间觉得自己的状态不太对,却又撑不住困意,再次睡了过去。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之前伸出被子的那只手臂已经麻了。他用另一只手抹了一把脸,翻身下了床。

“啊,你总算起了。”一个漂亮女人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见叶修出来,笑嘻嘻地打了一声招呼。

“沐橙啊,你怎么来了?”叶修揉着还在发麻的手臂,打了一个哈欠。

“来看看你啊,听说韩队长把你照顾得很好呢。”苏沐橙朝叶修挑了一下眉,看得叶修有点心虚。

“还行吧,就包几顿饭。”叶修拖着步子,慢腾腾地往洗手间挪。

电视剧里的主角正面临着身份暴露的危机,气氛极为紧张。苏沐橙啃着一根地瓜条,眼神完全凝固在电视屏幕上,道:“是嘛。”

 

“午饭想吃什么?”叶修问道。他刚洗漱完,给自己泡了杯咖啡。

“随便啊,对面黄X鸡就不错啊。”苏沐橙专心看着主角被逼供,根本没空搭理叶修。

叶修撇撇嘴:“行。”说罢,便端着杯子去看店了。

等他在竞技场浪了几把之后,苏沐橙也终于抹着眼角出来了。

“什么剧这么感人?”叶修问道,一边操作着角色上蹿下跳。

“说了你也不会看。”苏沐橙走到叶修身边,和他一起看着屏幕里的角色,“好丑。”

“这叫艺术。”叶修反驳。

“……可怕。”苏沐橙皱了眉,显然放弃了和叶修对这个问题的讨论,转而问道,“我算到最近市里要出事,你没感觉么?”

叶修的操作顿了一下,显然是做了一番思考,却反问道:“你用什么算的?塔罗牌?那玩意儿准过几次啊?”

“我哪次不准了?”

“你那是瞧病,又不是瞧命。”叶修道,拉着副本boss原地转圈圈。

“不跟你开玩笑,”苏沐橙抱住手臂,表情严肃,“而且这事儿大概就出在周围。”

叶修的手不由一滞,脑海里浮出不久前的一次对话。

 

“这位朋友,我看你身上有卦啊……”

“他的卦,我看着呢。”

——可你真的看得到么?

所谓名医不自医,有点道行的阴阳先生,简称算命的,也是不会给自己算命的。不是不会,而是不敢。天命难违,却不是不可违,只是一旦违了,这因果报应该怎么算,也就乱了,最后倒霉的,大概还是自己。

不算自己的命,那其他人的命就都能算了么?

叶修摇摇头。

其实越跟自己亲近的人,就越不敢算。

——原来十年下来,那个人和自己已经达到了“亲近”的程度么?难怪渐渐地看不到他的命数了。

 

 

“东西我拿来了,要一直带着,别弄丢了。”老妇人走进昏暗的房间,把一个大红色的首饰盒放到床边的书桌上,“你说的果然没错,只要一直想着你从阳台掉下去的场景,那老板就什么都发现不了了。”

“呵呵。”床上躺着个人,脸被手机屏幕的光线照得惨白。他把手机随意一丢,撑起身子,打开首饰盒,拿出里面那块莹白水润的玉如意,放在手里把玩着。

他咧着嘴,笑得灿烂而诡谲:“谢谢妈妈。”

 

 

“队长,今天报警中心接到一个匿名电话,说今天下午3点15分要洗劫珠宝街。”韩文清这边刚脱下外套,秦牧云就快步走过来,小警察脸上挂满了担忧,“要出警么?”

“嗯,加强那一带的警力,小宋通知大家做好应对准备,”韩文清装备好腋下枪套,整理了一下衬衫,道,“让珠宝街的商家能关门就关门。”

这种犯罪预告电话很多情况下只是无聊人士的恶作剧,但作为警方,一贯的处理方式就是“宁可信其有”。

“新杰,把珠宝街周围的地图调出来,预测一下犯人可能会走的路线。”韩文清非常熟练地分配着任务,“牧云你去通知狙击大队和谈判专家组,还有医院,以防罪犯挟持人质。”

韩文清说完,喝下一口凉白开,呼出一口气,道:“当然,最好这通电话只是个恶作剧。”

太阳从东边移到头顶,再慢慢向西,时间不可抵挡地向着预告中的时间走去。

留守在局里的每个人都紧张万分地盯着大屏幕里的监控录像,韩文清早已带着霸图大队埋伏在了珠宝街的周围,几辆伪装好的警车也守在了珠宝街的路口。

“注意,离预告时间还有20分钟,各处汇报情况。”韩文清坐在一家珠宝店的门口,戴着蓝牙耳机,神色如常。

“一号口,未发现可疑人物。”

“二号口,正常。”

……

全都正常,那这个电话会不会只是恶作剧呢?韩文清也观察着来往的行人,确实没发现可疑情况,但时间还未到,决不能松懈,他道:“保持警惕。”

秒针滴滴答答走不停,3点15分眼看就要到了。韩文清微微拧着眉,眼神飞快地扫过每一个行人,最终停在了一个穿着运动服,双手揣在兜里,走路有点瘸的年轻男性身上——仅仅凭着直觉,韩文清站起来,朝着那人走去。

“喂,你等一下。”韩文清从后面叫住那个男人,一只手伸进外套,摸在枪托上。

那人转过身,咧开嘴笑了:“三,二,一,嘭——!”

街道上的消防栓同时炸开,数道水柱在道路上喷射开,织出一张凌乱的网。

韩文清毫无防备地被高压水柱喷了个正着,人被水柱顶着,摔进一家珠宝店里。那人躲开水柱,一蹦一跳地进了这家店,而等待他的,是韩文清黑洞洞的枪口。

“举起手来!”水声太吵,韩文清只好高声冲着那人喊道。

那人无动于衷,道:“韩队长,好久不见了。”

“……”韩文清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眼前的人,却毫无印象,“你是谁?”

“您真是贵人多忘事,”那人摇摇头,“不过无所谓了,我们马上就要说再见了。”

话音刚落,他把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手里竟是一把手枪。

“砰!”他毫不犹豫地朝着韩文清打了一枪。

“再也不见。”

韩文清就地一滚,堪堪避开,却还是被擦伤了肩膀。情况发生得太快,他来不及对那人的枪法做过多的思考,只来得及举起枪,不带瞄准地直接扣下扳机。

这么近的距离,以韩文清的准头,子弹怎么说都能碰到目标。可是那人却没有任何动作地躲过了这次射击。

“嘁!”韩文清暗啐一声,枪口一转,对着门口已经炸开的消防栓就是一枪,消防栓的底部被打穿了一个孔,整个消防栓在一瞬间就被喷薄而出的水轰掉了,原先的水柱变成了一朵朝着四面绽放的大型水花,水雾紧锣密鼓地在周围弥漫开来。

韩文清借着水雾的掩护跑出了那家珠宝店,一边给警队下达着命令:“疏散群众,封锁街道!监控锁定一个身穿灰色运动服、略微瘸腿的男性!”

“队长,那片区域监测到爆炸物,快找躲避物!”张新杰罕见地焦急起来。

“什……!”韩文清的声音被爆炸声打断。

炸弹似乎是装在下水道里的。水泥地面被爆炸的气流掀了起来,石块在空中画出弧线,重重地砸在地上。韩文清被气浪推着,飞出去好远,跟那些大大小小的石块一起摔在了地上。

“呃……”韩文清全身的骨头都在响,经过严格训练的身体在爆炸冲击的面前变得渺小。

爆炸腾起的火焰散落在四处,又马上被消防栓的水柱扑灭,雾气混着烟尘,灰蒙蒙地罩在街道上方。那个声称认识韩文清的罪魁祸首踩着灰烬走近,在离韩文清还有二十来米的距离的时候停下来,再次把枪口对准韩文清。

韩文清从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但是这次,却被莫名的无力感掌控者,明明意识清醒,身体却做不出丝毫动作。

他看着那人扣下扳机,看着子弹在空中的旋转着到达自己的胸前,穿过皮肉打进了心脏。刺痛没有持续多久,就被失血带来的寒冷取代了。

那人走到他面前,心满意足地笑笑,然后他把那只一直放在衣服口袋里的手拿出来,亲了一口被他握在手里的羊脂玉如意。

——叶修,你等着!

韩文清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评论(13)
热度(27)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