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韩叶】沙发上的书不要乱翻啊(一发完)

元宵节那天深夜60分钟的题:同人本的正确阅读方式

虽然晚了好久但还是不要脸地at一下吧~

 @韩叶深夜60分钟

我已经数不清我写的时候摸了多少次鱼了……

OOC,私设,别带脑子,欢迎捉虫! 

==========

1.

苏沐橙有点苦恼,她今天出门之前忘记把随手放在客厅沙发上的同人本收起来了,而今天又有霸图对轮回的比赛直播,所以叶修肯定会跑到客厅看电视,那么,他会不会正好看到那本同人本呢?

她拧着好看的眉头,内心止不住地有些激动。

 

2.

春节长假后的第一场比赛是轮回主场迎战霸图,时间正巧赶在正月十五的下午,可见安排比赛日程的人居心叵测。不过联盟为了能让赛场上的选手们充分感受节日气氛,专门为比赛用的地图加上了花灯,还有一些又白又软的像汤圆一样的小怪。

 

叶修这个假期过得有些恍惚,被叶秋唠叨了几次之后连QQ也不上了,人更是经常缩成一团,屁股粘在椅子上,眼神钉在屏幕里,带着公会里那一帮子单身狗包揽了整个星期的野图boss和春节活动的榜单。

但他也有从年前记到年后的事儿,也就是今天的这场比赛。

他和韩文清,全明星赛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兴欣和霸图年前没有对上过,叶修和韩文清有都是队长,不会有时间特地坐飞机去约会的,就这样,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两个人先后造访了同样的城市,与同样的队伍在赛场上厮杀,彼此却从未遇见过一次。

好久不见,万分想念——大概是因为年纪大了,叶修终于是体会到了以前被自己可以忽略的情绪,柔软而伤感,让人不由得落下泪来。

叶修起床的时候已经接近午饭时间了,老板娘带着苏沐橙和唐柔,已经在前往自助餐餐厅的路上了,只给叶修留了一张纸条和一碗放在电高压锅里温着的元宵。叶修打着呵欠,打开电高压锅的盖子,直接用勺子盛了一个,送到嘴里,囫囵地咽了下去,便把盖子盖了回去。

——果酱馅的,太甜了。

他踢着那双毛茸茸的拖鞋在厨房里移动着,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顺手抓了几块饼干,才慢吞吞地走进客厅,打开电视,调到电竞频道,坐到沙发上。

离比赛开始还有好一段时间,电竞新闻播完之后是本赛季的精彩瞬间的剪辑,其中不乏君莫笑和大漠孤烟的身影。

叶修惊叹着,被君莫笑的英姿深深折服了。

可惜他还是走神了,毕竟剪辑里的场景都是他看过一遍又一遍、彻彻底底地研究过的。

饶是一直被捂在手心里,水也已经不热了,叶修放下杯子,眼神从液晶屏幕上飘起来,飘过屏幕下面的电视柜,飘过脚下的地毯,飘过自己的双手,最后飘到了身旁的一本封面朝下放着的、跟电竞之家差不多厚的书上。

叶修把那本书拿了过来——

《寒夜》

好像是本小说,不知道是谁看了没收起来。

叶修的手指在书页边缘划过,然后打开了封面。

 

3.

叶修刚走出嘉世的大门,天空便下起了雪,越来越大。雪花落在他的头上、肩上和脚边,像是一场无声却盛大的欢送会。

他点起一根烟,用力吸了一口。

“你怎么跑出来了?”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夹杂着一丝焦急。

慢悠悠地吹出一个烟圈,叶修闻声望过去,露出了一抹笑,道:“你又怎么跑来了?”

韩文清快步走过去,夺了叶修之间的香烟,抬手抚上了他冰冷的脸颊,

“苏沐橙说你要和嘉世解约。”

“没解约,退役罢了。”

韩文清的眉头狠狠一皱,大手摩挲过叶修的颈部,来到了下颌处。他抬起那不知不觉间已不如往日圆润的下巴,沉声问道:“为什么?”

“哈哈,你难住我了。”叶修笑得云淡风轻,眼睛没精神似的半眯着,舔了舔嘴唇,道,“把烟还我,这最后一支了。”

韩文清把烟从中间掐断,烟灰混在雪花里,纷纷扬扬地落到地上,没了踪影。

“啧,”叶修不满地撇了撇嘴,双手插到外套的口袋里,转过身,道,“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啦,外面怪冷的。”

韩文清上前一步,擒住叶修的肩膀,强迫他停了下来,手上再一用力,便扳着他转过了身,叶修因着惯性,脚下有些不稳,一边转一边往一个方向偏过去,韩文清顺势一捞,将人熟练地拥进了怀里。

“……呵,”叶修把头埋在韩文清的颈窝里,双手自然地抬起来,攀上了韩文清的后背,“老韩,你好热啊,像暖宝宝一样啊。”

韩文清一手圈住叶修的腰,一手来回抚摸着他的后颈,罕见地温柔。

“哎,老韩你带钱了吧?请哥吃个饭呗。”叶修抬起头,笑得没心没肺,湿热的气息一股脑地喷在韩文清的嘴唇边上,还得寸进尺地要往里面钻。

肉到嘴边,哪有不吃的道理?

韩文清低下头,轻易地咬住了那两片柔软的唇瓣。

他小心翼翼地舔舐着、试探着,却在叶修默许似的张开嘴的时候原形毕露,凶猛而强势地,将自己的气息灌入那人的口腔中。

两人的舌头辗转着战了几轮,口中的唾液也交融了几遍,才恋恋不舍地分开。叶修舔舔嘴唇,眼角泛着红,再差一点就要情动。

他装模作样地拍着胸口喘了几口,嘴角挑起来,道:“老韩,不要压迫退役选手啊。”

韩文清松开叶修,替他紧了紧羽绒服,脸色并没有好上多少。

“走吧,吃饭去。”

 

4.

……

叶修看完第一章,几乎要拜倒在作者的脑洞之下了。

不是因为剧情太扯,而是因为,当时,他和韩文清之间,确实是见过一面的,不过他们没有接吻,没有拥抱,韩文清只是站在叶修身边,看着他完整地抽完一根烟,然后拉着他的胳膊,去了最近的一家酒店。

想起那个时候的事儿,叶修不由得有些脸红,犹豫了一下,翻到了下一章。

“……”

第一次看到以自己为主角的小黄文,叶修的老脸有些挂不住,又禁不住去脑补文章中调情的细节,和令人面红耳赤的姿势。

叶修坚持着看完了整整一章、估摸着有一两万字的H文后,果断将书合上,丢到一边,跑去用凉水洗了一把脸,才勉强压下了体内的洪荒之力。

 

比赛的直播终于开始了,叶修坐回沙发上,顺手将书塞到靠垫底下。

镜头从每个选手的脸上扫过,最后屏幕分成两块,分别给了韩文清和周泽楷。年轻的轮回队长在镜头前微微笑着,腼腆而自信;老成的霸图队长……叶修根本没去看他。

单人赛开始,韩文清打了头阵,大漠孤烟一上场,凛冽的杀气就蔓延了整张地图,轮回这边应战的新生代手下一抖,差点把鼠标丢出去。

眼前轮番出现韩文清和大漠孤烟的特写,叶修有些苦恼,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凉水,纠结着要不要回房间打荣耀冷静一下。

——再看下去,可要不妙了啊。

比赛终于在叶修的恍惚中结束了,霸图以一分的优势赢了下来,但某位荣耀教科书的脑海里,没有比赛的制胜点,没有某个角色的出彩一击,也没有谁的绝处逢生,有的只是霸图的队长,这个叫韩文清的男人。

叶修终于把杯子里的水喝光了,于是他站起身,自食其力去厨房续杯。

所以他不知道,记者招待会的时候,有记者问:“韩队长,元宵节你打算怎么过?战队聚餐么?”

韩文清直视着镜头,答道:“不,我要去见个人。”

记者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继续问他要去见哪个人。

 

比赛的直播结束了,只剩两个解说员一来二去地带着观众回顾精彩瞬间。

叶修在卫生间里待了一段时间了,水声断断续续的传出来,直到被一串经典的电话铃声唤出了那狭小的房间。

叶修拿起话筒放到耳边,没说话。

“叶修,”韩文清的声音穿过来,叶修好不容易冷却了一些的身体又发起热来,“两小时后,老地方见。”

 

6.

叶修站在曾经的嘉世俱乐部门口,双手插在羽绒服的口袋里,围巾结实地在脖子周围绕了两圈,边缘遮住了他小半张脸。所谓老地方,不过就是他这几年跟韩文清约会的时候经常碰面的地方。他面朝着马路对面的兴欣网吧,又想起了那本书里面的情节。

他点起一根烟,有一下没一下地抽起来。

“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叶修造了个烟圈,望过去,脸上懒懒地笑着,反问道:“你又怎么来得这么早呢?”

“车早点了。”

“兴欣的钟快了。”

 

7.

几位姑娘踏着月色回到上林苑的时候,叶修还没回来,没一会儿苏沐橙手机上就收到一条QQ消息——

大漠孤烟:我晚上不回去了哈

苏沐橙锁了屏,眼神往沙发上一瞟,看见了被塞在靠垫底下的同人本的一角,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8.

叶修其实并不愿意知道那本书是谁写的,奈何作者的署名是“沐石”。

——这要他以后还怎么面对队友和对手?


评论(30)
热度(141)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