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点文/All→叶?/韩叶?】叶领队,放下锅铲我们还是朋友

 @司邈 点的:汉子们都喜欢一些诸如炸鱼薯条之类的食物,叶神偶然尝了之后眼泪汪汪决定帮助大家改正口味开始学做菜结果做出了超越大英帝国的黑暗料理。

因为小天使没写CP,我就按照我的想法写了,情节似乎也有些出入……不喜欢的话留个言告诉我吧qwq

All→叶倾向,虽然表现的不是很明显……但我的心还是向着韩叶的!tag就都打上啦!

傻白甜,私设满天飞,全员OOC,慎入慎入慎入!

====

01.

会议室的窗帘拉得严实,灯也没开,大屏幕停在待机状态,泛着蓝色的光,照得整个会议室蓝幽幽的。叶修抱着笔记本坐在大屏幕下面,专心地往文档里敲字,键盘声啪嗒啪嗒的,好像某种失传的咒语。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从门外传进来,不一会儿,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了,门把转动的声音伴随着一声短促的惊呼传到了叶修的耳朵里。

“我——去…”门口的人被罩在蓝光里的叶修吓了一跳,认出领队后又觉出一丝尴尬,“你怎么不开灯啊!”

孙翔抱怨一句,伸手在墙上一拍,屋内顿时亮堂起来。

“懒得动嘛。”叶修笑笑,继续跟键盘互动。

“……”孙翔把一声“切”默默地藏到心里,再默默地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职业联盟的精英们一个星期前齐聚微草俱乐部,开始了世界邀请赛前的集训。叶修作为领队,虽然不需要和队员们一起训练,但他肩上的担子却是最重的,所有的训练计划、比赛战术都要他来制定,必要的时候他还要扮演队员的心理导师,帮助他们调整到最佳的状态。叶修自己倒不觉得有多累,只是不知不觉会多抽上一两根烟罢了。

键盘声又啪嗒啪嗒响了一阵子,叶修突然停下飞快运作的双手,问道:“嗯?你在吃东西么?”

孙翔刷着微博的手指顿了一下,把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抬起来,看看叶修,又看看自己面前的小纸盒,以及纸盒里金灿灿的饭后点心,咽了口口水,第二次感到了尴尬:“呃,是啊……”说完,又觉得这样未免有些怂,于是又道:“没人规定食堂的东西不能打包吧!”

“别紧张嘛,”叶修又笑了,语气中多了一丝安慰的情绪,“我只是有点饿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扣上了电脑,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露出一小截白嫩的腰部。

“我先去吃个饭,要是有别人来了你就先招呼一下吧。”叶修走到会议室门口,转过头对孙翔交代了一句。

——怎么听着这么像老板跟小二说话呢?

虽然心里下意识地吐着槽,但孙翔嘴上还是应道:“好…”

 

叶修到食堂的时候已经没剩多少菜了,他随便点了两个,填饱肚子,散着步往会议室走,眼看就要到了,他不经意地摸了摸裤兜,准备先去抽根烟。

俗话说得好,饭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

结果这神仙还没当到半根烟,就被贬回凡人了。

这是叶修不知道第几次觉得张新杰这个人一点儿也不可爱,特别是当他用与牧师毫不相符的气势从叶修手里抢烟的时候。

——他不去玩输出真是太可惜了。

“哎,这才第一根啊,”叶修厚脸皮地讨着饶,“好歹让我抽完呗。”

“不行。”张新杰的眼镜反射出一道寒冷的光。

“新杰……”为了这根烟,叶修暗自掂量了一下自己还可以掉的节操。

“不行。”张新杰直接把烟丢到了垃圾桶里,不给叶修任何机会。

“……”叶修现在觉得联盟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比张新杰要可爱。

 

叶修用五官摆出“生无可恋”四个大字,跟着张新杰进了会议室。

人都到齐了,叶修也迅速从被人“横刀夺爱”的阴影中走了出来,给众人做起了训练总结和战术指导。

会议结束,跟黄少天方锐对抛了几句垃圾话,又跟喻文州商量了一下战术,将所有队员送到训练室后,叶修悄悄地退到走廊上,心中还在为抢烟事件愤懑不已,于是拿出联盟刚给他配的爱疯,决定找个人好好抱怨一下。

“叶修?”电话很快被接起来。

“老韩啊,我跟你说,张新杰玩牧师太可惜了。”叶修控制着音量,省得被训练室里的人抓了小辫子。

“……”韩文清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挂电话,“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他今天还把我的烟扔掉了。”叶修多大仇似的。

“你活该。”韩文清冷漠地说,“现在是训练时间吧,你摸什么鱼。”

“我又不用训练,我连账号卡都没带。”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也聊了十多分钟,实质性内容没多少,大概就是叶修抱怨这些国家队队员们如何不给自己省心,韩文清一律用“幼稚”、“无聊”、“成熟点”把他噎回去,即使这样,叶修也觉得心情好了不少。这是集训一个星期之内他给韩文清打的第三个电话了,也不管老对手是不是烦了,一有什么“不高兴”就要打电话过去抱怨,美其名曰缓解压力,实际上,也确实是缓解压力。韩文清知道他最近抽的烟变多了,所以每次都会耐着性子听叶修说完,再用自己的方式“安抚”他,效果倒是意外的好。

“我要是带着这群乌合之众拿了世界冠军,你是不是该表示点儿什么?”叶修问。

韩文清思考了一下,道:“我让新杰去练个输出。”

“……”

——不,老韩你不该这么坑队友的。

 

02.

集训借用的是微草俱乐部的地盘,宿舍却没有直接用微草的队员宿舍,而是在俱乐部旁边的酒店租了一层楼给队员们住,五星级配置的两人间,之所以将训练和住宿安排在两栋楼里,按照某作者的话来说,这样能让这些死宅们不得不走出屋檐,感受阳光。

叶修和王杰希住一间,但他总会在训练室或会议室呆更久的时间,所以每天他回去的时候,魔术师大大已经洗完澡靠在沙发里看电视了。

这天,叶修回来得稍早了一点儿,王杰希才刚刚打开电视机。

叶修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吃的什么?”叶修问道,一边脱了鞋子,光着脚走过去。

王杰希有个很平民的爱好,他喜欢看电影,爱情片剧情片惊悚片动作片,他都有涉猎,而且他跟所有死宅一样,看电影的时候喜欢吃点儿东西,爆米花薯片话梅棉花糖,总之就是要让嘴里有些味道。

“炸鱼薯条,食堂新加的点心,”王杰希拿起一个敞着口的纸盒,递到叶修面前,“尝尝?”

盒子里的东西被分成两个部分,一边看起来像是切得比较粗的薯条,另一边是炸得金黄的鱼排——叶修是从它的名字判断出来的——下面垫着几片生菜叶,上面淋着几道番茄酱。

“啊,中午的时候我看孙翔也在吃这个。”食物的品相倒不算差,但叶修现在没有吃东西的心情,从俱乐部到酒店这几步路已经让他出了一身汗了,“我先冲个澡。”

叶修带着一身水气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电影剧情已经步入了正轨,王杰希很自然地转头瞥了他一眼,又很自然地将视线移回电视上。

叶修把毛巾搭在脖子上,光着脚走过去,大大咧咧地坐到王杰希旁边,只擦了半干的头发滴出几滴水,在叶修的白T恤上留下一两个浅淡的水痕。

王杰希把还有一大半的炸鱼薯条往他那边移了移,他便从善如流,伸手拣了一片看起来很酥脆的鱼块塞到嘴里。

“……”叶修嚼着,有点儿不知所措。

待到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他皱着眉,把身子转向王杰希:“大眼,我们得谈谈。”

王杰希按下暂停,也把身子转向叶修:“怎么了?”

“你跟我说实话,这个东西,”叶修指了指那盒炸鱼薯条,“是不是英国厨子做的?”

 

第二天中午,叶修准时到了食堂,黄少天发现新大陆似的跑过来打招呼,手里拿着一盒炸鱼薯条。

“老叶,你尝尝这个,刚炸出来的。昨天你来得太晚肯定已经卖光了,这东西可好吃了!”黄少天兴冲冲地把炸鱼薯条往叶修眼前递。

叶修挡了一下,转着头巡视了一圈,发现他亲爱的队员们,除了心比较脏的那几个,都吃着各种各样的垃圾食品,汉堡、鸡肉卷、薯条,以及看起来就像是大英帝国出品的蔬菜沙拉和土豆泥,他觉得必须要做点儿什么了。

于是这天开战术会议的时候,叶领队宣布:“为了缓解大家的疲劳,明天要搞一次农家乐。”

“改善一下你们的饮食。”叶修补充道。

说是农家乐,不过是借了这么个名字,其实就是大家一起买了菜回来自己烧,不过这样一群死宅又能烧出点什么东西,苏沐橙和楚云秀报以十分的怀疑,在听到叶修说“哥给你们露一手”之后,她们将怀疑程度提高到了十二分,并瞒着叶修,买了许多煮火锅的材料。

 

03.

五星级的房间配有厨房,还是一个很大的厨房。叶修前一天晚上买了一些食材,准备第二天趁着一帮小辈去逛街的时候磨练一下自己的厨艺。王杰希帮他准备好了刀具和油盐酱醋,喻文州把自己房间的炒锅断了过来,张新杰则是好心地送来了急救箱。

“你们一个个的,当我不食人间烟火么?”叶修诧异,急忙澄清道,“我是会做菜的!现在不过是回忆一下感觉而已。”

结果,他一边看料理教程,一边给韩文清打电话的时候,韩文清竟然也叮嘱他,“刀和砧板都准备好了吗?”、“油要烧开了才能放材料”、“你记得准备好急救箱,检查一下里面的创可贴够不够。”

叶修无语了半天,道:“老韩,我给你炒过青菜的……”

“嗯,永生难忘。”韩文清不知道当时叶修是怎样拍个蒜把手拍肿的,他只知道等他把叶修从医院领回来的时候,那盘菜已经凉透了,但他还是全部吃下去了,而叶修就坐在一旁看着他,张着嘴向自己讨食。韩文清直到最后也没给他吃一口菜,只是往他嘴里塞了两口白米饭。

“你都不让我尝一口,自己全吃了。”叶修说。

韩文清那边安静了一瞬,道:“好吃。”

“呵呵…”叶修不说话,只是笑笑。

 

“哎哟,还满香的嘛。”方锐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紧接着门就被打开了。

饭桌上已经摆上了一些东西,什么红烧肉、麻婆豆腐、地三鲜等等,菜色还蛮丰富的。叶修把一大碗汤摆到桌上:“还站着干嘛,过来帮忙!”

“好嘞!”方锐听罢,狗腿似的小跑过去,“您老需要我干什么?”

“去把菜洗咯。”叶修吩咐道,方锐得令去了。

其他人也陆续进来了,将自己买来的东西拿出来,不一会儿便摆满了客厅。

周泽楷飘进厨房,这边看看,那边瞅瞅,就像觅食的小动物一样。叶修看着他,没忍住笑了一声,周泽楷闻声望过去,俊脸微红,嘴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前辈……”后半句还没说出来,周泽楷的脸色就变了,他走过去,看着叶修的左手,那白玉似的指尖此时正病态地红着。

“你的手…”

叶修顺着他的目光望下去,随即抬起手,在周泽楷面前晃晃,道:“没事,拍蒜拍的。”

“去医院。”周泽楷抓住他的手腕,表情严肃。

抽了两下无果,叶修只好放下刀,将右手覆在周泽楷的手上,安慰他:“真的没事,以前也肿过一次,我不还是照样虐你们么?”

话音才落,耳边就响起了黄氏紧箍咒。

“卧槽卧槽,老叶你们在干什么!不好好做菜玩什么深情对视!”黄少天一路走一路说,喻文州则安静地跟在后面。

周泽楷的手劲卸下去了,叶修趁机将手抽了出来。

“注意措辞啊剑圣大大。”

喻文州的目光跟着叶修的左手动了一会儿,道:“不如我们先吃点儿吧,菜放久了也不好。”

“成,队长最大!”叶修飞快地同意。

然后就被笑得和善的队长抓着手腕,喷上了消肿喷雾。

 

十三个人围在桌边,只等领队一声号令。

“老叶,哪些菜是你做的啊?”黄少天急切地问道。

叶修一下午确实没做几道菜,这桌上大部分都是他喊外卖送来的。

“你们猜,猜对了有奖。”叶修卖了个关子。

“那一定是最难吃的那道。”唐昊很自信地说道。

“唐昊你瞎说什么大实话!”方锐在一旁捅了唐昊一下。

“猜错了一样要罚的。”叶修加了一句,“开吃吧。”

众人一齐伸出筷子,中间好几个人的筷子还战了个痛。各式各样的菜一口一口下肚,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也越发多样化,张佳乐做了一个夸张的鬼脸,指着一盘宫保鸡丁,道:“这东西这么难吃,一定是老叶做的!”

黄少天夹起一块红烧肉表示不服:“明明就是这盘!这盘一定是老叶做的!”

江波涛沉思道:“我觉得这盘炒山药比较像。”

李轩则反驳道:“应该是这个白菜小炒肉吧。”

待到每个人把每道菜都尝了一遍,叶修问道:“怎么样,猜出来了么?”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分别指出了一道“领队做的菜”,结果指什么的都有,好几只手在桌面上方形成一张凌乱的网,却是没有一个人指对的。

“看来哥的手艺已经好到一个境界了啊。”叶修抱着胸,得意洋洋的,“继续猜,猜不中你们谁都不准收我的烟了!”

众人放下手,沉默了一阵。

张新杰最先抬起手,指着一盘青椒鸡蛋,盘子里,与青椒作伴的鸡蛋都糊成了硬块。

“这盘。”张新杰说。

叶修还是那副得意洋洋的表情,看着喻文州又指出了一盘看着不错的青菜,周泽楷指出一盘深巧克力色的酥饼。

然后叶修从兜里摸出一包烟,放到桌上。

“奖给你们了。”叶修道,一边痛心疾首地指着其他人,“你们啊,啧啧,做人要诚实啊。”

——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这一桌菜很快被吃完了,就连叶修那几道生化武器,也被众人分着吃干净了。大家一边吃,一边泪流满面——还好他只做了三道菜。苏沐橙还偷偷给叶秋打了个电话,问他叶家是不是请了一个英国厨师,叶秋生气地表示家里的厨师是新东方毕业的。

叶修偷着尝了几口自己的心血就再也不想碰了,想偷偷倒掉的时候却发现盘子已经空了。他只好暗自向荣耀女神许愿,希望明天大家都能好好地来参加训练。

这几道菜自然是不顶饱的,一群死宅们又轮番下厨,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出来,没几样能吃的。还好两个妹子有先见之明,众人最终在火锅的庇佑下免于挨饿。

 

人吃饱了,就有精力疯了。王杰希提议看鬼片,方锐要斗地主,黄少天缠着叶修PK,十几个人愣是high到了凌晨一点才被领队赶回去睡觉——再high下去冯主席可就要不好了。

送走了几个小疯子,叶修倒在床上,王杰希那边已经传出了轻微的鼾声,他却并不太困,歪在床头,解锁了手机——

君莫笑01:16:24:

老韩,你之前有没有拉肚子啊?

大漠孤烟01:16:27:

拉了一整天。

君莫笑01:16:31:

……完了完了,你让我躲躲吧!

大漠孤烟01:16:33:

骗你的。

君莫笑01:16:35:

……[再见]

大漠孤烟01:16:37:

晚安。

 

翌日,叶修去医务室要了止泻药,发誓除了煮泡面,再也不下厨了。


评论(13)
热度(130)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