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韩叶】杂货铺的二三事(5-3)

依旧林方的故事,不打韩叶tag

越来越狗血

都是因为作者喜欢写狗血,快点打死她!

最近伐开心,懒癌发作一定不是我的错qnq

食用注意戳这里

=================

5-3.

夜晚黑沉沉的,静得连虫鸣都没有。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空气却依然是又湿又冷的,直钻到人骨头缝里。林敬言平躺在床上,望着模模糊糊的床顶,细细回想这一整天的遭遇。从他暴露身份被迫出逃,到甩掉追兵住进这家兼营客栈的茶馆,从血溅当场的战友,到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疑似茶馆小二,这一整天的经历太过丰富,让他一时消化不来。

他翻身下了床,戴上眼镜,摸着黑从杂乱的衣物中找出一个被水浸透的牛皮纸包,三两下扯去了牛皮纸,拿出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把古铜色的钥匙,扁平的身上还点缀着几块发黑的污渍,跟一般人家开抽屉锁的钥匙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它很特殊,特殊到林敬言需要豁出命把它带出来,即使他不知道与这把钥匙成对的锁在哪里。

林敬言不愿意说自己是一个情报工作者,他远远不及这个名词所表现的那么神奇。他只是一个工作比较敬业,同时还很低调的卧底罢了,他没有什么高尚的理想,也没喊过任何热血沸腾的口号,仅仅是为了心中的一个“大义”。

他坐回床上,双手反复摩挲着这把身负人命的钥匙,开始了对人生的第N次思考。

直到天亮。

 

方锐有一个坏习惯——他敲了门之后,不管门里是怎么回答的,他都会推门而入。当然,这仅限于熟人,或者他认为很熟的人。

于是方锐有幸看见了一个端坐在床边顶着黑眼圈思考了一整夜的人生的林敬言。

 

“嘿!”方锐走到林敬言面前,打了个响指。

林敬言小小地颤抖了一下,显然是被吓到了。他抬起眼睛,看着方锐,精神倒并不差:“早啊。”边说边用手把钥匙盖住。

方锐一撇嘴,只道:“你练的什么功,晚上可以不用睡觉?”

“没在练功,我就是想点儿事情。”林敬言站起来,顺手把钥匙放进了衣兜里,又很自然地伸了个懒腰,“对了,有早饭提供么?”

方锐伸出手,道:“我仔细想了想,你怎么看都不像有钱的样子。早饭什么的等你付了房钱再说吧!”

林敬言无奈,越过方锐,再一次翻起垃圾堆一样的衣物。不一会儿,一把钢笔被放到方锐手里。

“这是金的,上面镶着钻石,笔身上还刻着世界唯一的编号,应该能抵好几天的房钱了吧?”

“……”方锐把钢笔举到眼前,认真地端详了一会儿,“……听上去好像很值钱,不过什么是钻石?”

“……就是一种很好看的石头,”林敬言抬手指向钢笔镶钻的一端,“就是这个。”

方锐皱着眉盯了一会儿,面露难色:“我觉得玉比较好看啊。”

“……你是觉得我在诓你么?”林敬言问,“我从不诓人的。”

“真巧,我也是,所以我要告诉你,我没觉得你在诓我,我觉得你被别人诓了。”方锐很认真地说道。

“我亲爹会诓我么?”林敬言快要没话讲了。

“那可不一定!”方锐道,“算了,看你可怜,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你等着,我去拿早点来。”

一刻钟的功夫后,方锐端着小米粥和小菜、糕点进来了。

林敬言坐了一晚上,早就饿得不行了,粥还太烫不好咽,他便拿了个马蹄糕,往嘴里一塞就没了,看得方锐有些愣:“这是饭后甜点啊喂!我以为你们城里人很在乎食物下肚的顺序呢!”

林敬言摆摆手,表示没那回事,又抓起一个咬下去。

方锐看着林敬言面前的碗碟一个接一个地空下去,再次在心里掂量起那只笔的价值来。

 

“哎,你跟我说说外面的事儿呗。”方锐看林敬言吃完了,给他倒了一杯茶,双手托着下巴,一副好奇心外溢的样子。

林敬言有些惊讶,道:“你没出过这村子吗?”

“很久以前出去过,后来就没有了。”方锐道。

“现在外面很乱,到处死人,不出去才是好的。”林敬言道,心忖着方锐嘴里的“很久以前”是多久。

“给我讲讲呗,你多讲一些,我就多让你住几天。”

“好吧。”林敬言默了默,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差点被呛死,“这什么……你大早上给我喝什么酒啊!”

“祛湿的药酒啦,不会醉的,大概。”方锐道。

林敬言将信将疑地盯了方锐一会儿,确认自己没感觉到酒劲后,才道:“我不知道你出去的时候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但是现在一定大不相同了……”

他本来只想从自己的经历中挑拣一些告诉方锐,但却越讲越多,战争、流血、牺牲,夹杂着自己的愤慨与悲伤,全都失控似的跳出了林敬言的双唇,钻进方锐的耳朵里。

他突然停下来,抬起双手捂住了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不该告诉你的。”

方锐一时说不出话,只好安慰性地拍了拍林敬言的肩膀。

“这里不会有那些东西的,你要是愿意,就多呆几天吧!”方锐说。

林敬言揉了下脸,摇摇头,道:“多谢你,不过我还不想放弃。”

“没错!”方锐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这才是真正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林敬言目光一闪,却没再说什么,只是微笑着接受了方锐的鼓励。

 

方锐前脚刚离开房间,林敬言转身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一个连民国都不知道的人怎么会说出近几年才出现的文章里的句子?直觉告诉他,这方锐就算是个好人,也一定不是个正常的好人!

林敬言扔掉了旧衣服,从衣柜里拿了一套新的装好,检查了一下其他物品和口袋里的钥匙后,把自己仅剩的一块大洋放在桌上,去伙房摸了一把伞,特地避开人群,急匆匆地离开了茶馆,打算从来的路离开这个村子。

却没想到方锐正撑着伞站在路口,对他说:“老林同志,我劝你别走。

“你会死在外面的。”


评论(8)
热度(11)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