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韩叶】杂货铺的二三事(5-2)

注:

1.从这里开始讲林方的故事,大约两三章的样子,私设,ooc,慎

2.没有韩叶的戏份,就不打tag了,但是标题不会变的

3.时间设定不是现代,故事中会慢慢提到(然而本章没有……

4.开学快乐w

5.其他的戳上一章

=======

5-2.

天色阴沉沉的,刚停一会儿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落下来。年轻的旅者扶了下眼镜,踩着泥泞,心中叫苦不迭,若是不尽快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他便要变成一只落汤鸡了。

他并不知道这条时宽时窄的小路通到哪里,但他坚信有路的地方就有人烟,所以他才能一步也不停歇地向前走着。

乌云越来越低,春雷从远方滚滚而来,携着比牛毛不知粗了多少倍的“细雨”。大滴的雨点很快打湿了旅者的头发和肩头,使他不得不在湿滑的泥地上跑起来,暗骂着胡乱下雨的老天爷,一边祈祷着快些遇上个能避雨的房子,哪怕是聊斋里经常出现的那种破庙也好。

路的尽头没有破庙,却是一座不大不小的村子。

旅者眯起眼睛,透过眼镜上的一层水帘一再确认了那不是什么蜃景,心头不禁大喜,脚步又加快了几分。

这村子里虽然人烟稀少,却也不像是鬼怪故事里的那种闹鬼村子。因着下雨,大多数人都躲在屋檐下面,喝茶、吃菜、聊天,一副悠哉之景。

旅者冲进了一家茶馆,麻布的衣服浸透了水,扭曲着贴在身上,难受极了。他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下,摘下眼镜,用力地抹了一把脸。

店小二提着茶壶迎了上来,为旅者倒上一碗热腾腾的茶,尽管那茶看起来清得跟水似的。

“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小二问道,“还是躲雨?”

旅者端起茶喝了一口,一股暖流从喉管滑到胃里,又飞快地扩散到四肢百骸。他舒服得打了个颤,咳了一声:“这是什么?”

小二一笑,道:“酒。”

那旅者动作一促,抬起头,吃惊地看向小二,刚想说什么,却发现这人穿着一身浅灰色的棉布长衫,略长的头发被随意地拢到一边,虽然没有眼镜加持的视野像是隔了一层糯米纸,他却能肯定这绝不是店小二该有的模样。

“呃,我……”旅者顿了半晌,想来这人应该是能在这家茶馆说得上话的,便问道,“请问,有没有地方让我换套衣裳?”

那人眨眨眼,笑了一下,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道:“没问题,跟我来。”

 

那人领着旅者,穿过一道长廊,来到了房子的后院。旅者跟在那人身后,暗自赞叹这家茶馆别有洞天。

“那啥,你一个外乡人,来这儿做什么?”那人问道,撇过头打量着旅者,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旅者一阵心慌。

然后,因为他回头打量人的时候没有停下脚步,被凸起来的石头边绊了一个踉跄。

旅者笑了,随后收获一记白眼。

“我不瞒你,这地方都快偏出地图了,特别是这么个鬼天气,你是作死啊还是作死啊跑来这儿遭罪啊?不过我听说外面现在兵荒马乱的,难道你是来避难的?”那人努力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自顾自地说起来,“对了,我叫方锐,在这儿打零工。你叫什么?”

旅者把目光挪到院子中间的石桌和石凳上,才勉强把禁不住上扬的嘴角撇直了:“林敬言。我来这儿……采风。”

“采风?好吧,随你了。”方锐无所谓地耸耸肩,领着林敬言停在一间房前,用钥匙开了锁,推开门,让开身子,示意林敬言进去,“衣柜里有干净的衣服,屏风后面的木桶里有热水,你可以泡个澡,我就在旁边,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哦。”

林敬言应了一声,愣愣地看着方锐关上房门,半天才从心里涌出一股类似于感动的情绪。

他把湿透的衣服和布包堆在桌上,赤裸着走到绘着清明上河图的屏风后面,像是被什么牵引着,一步一步走上木制的台阶,再缓慢地踏进冒着白气的水中。

温暖的水温刺激着他全身的皮肤和毛孔,迫使他将肩膀抵在桶壁上,仰起头汲取更高处的空气,舒服的喟叹不受抑制地从唇间溢出。

他半睁开眼,看着白雾从水面上升起,弥漫至整个房间,勾勒出一幅他从未见过的山水画。水气氤氲了他的意识,朦胧中他似乎在尝到了不算陌生且甘醇的味道。

 

“喂——林敬言先生——!”

林敬言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叫他,还往他脸上泼水。他下意识地翻了个身,结果脚底一滑,整个身子便跟着滑到了水里。在溺水的瞬间他清醒过来,扑腾着从水里翻出头来,只见方锐趴在木桶边缘,湿着一张脸,睁着大眼睛,惊讶地看着自己。

他可怜兮兮地甩了甩脑袋上的水:“不就是扰了你的好梦么,有必要这么打击报复么?”

林敬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尴尬地笑了笑:“不是,我睡糊涂了。”

“算了,我大人大量,就不追究了。”方锐那袖子擦了下脸,慢悠悠地走到屏风后面,边走边说,“你泡了快两个时辰了,再不起来要化了哦。”

“……这就起来。”林敬言眼皮一跳,怕真被泡化了,他顾不得惊讶,急忙撑住桶缘,小心翼翼地从水里爬出来,手脚却出乎意料地没有任何沉重感,精神也比之前好了七八分。

方锐把林敬言湿成一团的衣物拨弄到桌子一边,自己则挪着椅子坐到了另一边。

“天都黑透了,你要吃饭么?我让伙房煨了一锅粥。”方锐撑着下巴,道。

林敬言擦干身子,换上了干净的衣裤,从屏风后面走出来。

“嗯,我觉得饭还是要吃的。”他擦着头发,走到桌边从衣物里面翻出圆框的银丝眼镜戴好,道,“多谢你。”

方锐摆摆手:“谢什么!有缘千里来相会,相会记得付房钱!”说罢,他起身出门,不一会儿便端着一碗粥和几碟小菜进来了。

他把筷子递到林敬言面前:“话说,你付得起房钱吧?”

林敬言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严肃道:“只要你这儿不是黑店,我想我还是付得起的。”

然后方锐放心地把筷子给了他。


评论(6)
热度(21)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