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韩叶】杂货铺的二三事(5-1)

注:

1.有林方

2.所以韩叶戏份可能会少,我会看情况增减tag

3.一个平淡的故事

4.ooc和bug不用说了……欢迎捉虫

==========

5-1.龙井真的很好喝

最爱人间四月天,春暖花开,细雨丝丝——然而正撑着手臂和一桌子的卷宗对峙着的白言飞同志不这么认为。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末,没有案子,没有待审的嫌疑人,也没有哭着跑到警局求警察叔叔宽大处理的家属,只有一桌子的卷宗,和一个运气不太好的加班人员。

日子太过平静,就连一向视工作如老婆的韩大队长竟也抛下老婆跑到某家店去偷闲了,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白言飞这么想着,揉了揉太阳穴,认命地整理起卷宗来。

 

其实韩文清并不在某家店里,他是跟着这家店的老板出门买茶叶了。

市里有一条老街,各式各样的铺子散落在老街的各处,但大多都是卖一些虽然随处可见但总要打上“X地特产”的名号的东西。两人各自撑着伞,一前一后地走着。韩文清跟在叶修身后,漫不经心地左右看着,随意地听着叶修一路念叨下来的关于饮茶的养生知识,然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对这种无趣的生活毫无反感。

“这家茶铺是我前些年寻到的,铺里的茶叶品质极佳,你想买的话我让老板给你打折哦。”叶修侧过头,笑着望了一眼韩文清,“不过还是算了,你也别糟蹋了老板的茶,想喝我给你泡就可以了。”

韩文清想到他第一次踏进那家杂货铺子时,那杯清香的龙井,和当时暴躁地把手铐拍在叶修面前的他,这两者之间鲜明的对比,足够成为这几年来两人间的谈资之一。

果然,叶修下一句就提到这个讲烂的茬。

“你放心,你浪费过我一杯上好的龙井茶,和之后许多茶的事儿,我绝对不会跟老板说的!”叶修举起双手,动作浮夸地摆了摆。

“呵,你记性倒好。”韩文清嗤笑一句。其实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很纳闷,以叶修的这种生活方式,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会饮茶养生的人,而且他自己一般只喝超市里卖的菊花茶或者甘草茶,那他特地到茶铺买茶叶只是为了招待客人吗?

根据叶修这一路上的描述,韩文清多少能描画出这个茶铺老板的大致样子了,大概穿着一身丝绸唐装,发际线偏高,头发梳得发亮,应该还戴着眼镜,年龄倒是说不好,毕竟他连叶修到底多大都不知道,更不好确定这个似乎跟叶修交情不错的茶铺老板的来头。

 

茶铺位于老街中部的一个巷子里,倒也不算偏僻,两人很快便到了。店门紧闭着,木门上的中式雕花分割了视线,使人无法看到里面的全景。叶修收了伞,两手围住眼睛,从雕花的缝隙努力向里面望去,一边喊着:“老林,我知道你在,快开门,哥要淋死了!”

韩文清仍旧举着伞站在雨里,他微微仰起头,注视着店门上方的四个大字——

呼啸茶庄。

他觉得这个名字不太好,容易把客人吓跑,于是他皱起了眉毛。

“老韩,仰面45°的时候不要露出这么苦大仇深的表情啊。”叶修站在店门口,身子微侧,眉毛挑起到一个很嘲讽的位置。

他抬手推开了店门,道:“进来吧。”

店内的装潢古色古香,却也没多大特色,就好像所有的中国古风的店铺都是按照一张图纸设计装潢的一样。韩文清本以为能见到更别致的装修风格,此时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不过又想到叶修那间铺子的装潢更是连风格都没有,一眼看上去就像是个超市和精品屋的粗劣结合体,就觉得这个茶庄靠谱了许多。

店主从里屋走了出来,丝绸的唐装,银丝眼镜,三七分的头发梳得很亮,30岁左右 样子。除了“发际线偏高”以外几乎完全符合韩文清所描画出来的印象,但是韩文清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和他想象中的那个茶铺老板,完全不是一种类型的。

这是一个很好打交道的人,韩文清暗自给这位还不知道名字的茶庄老板打上了第一个标签。

茶庄老板微笑着迎向了叶修,同他握了握手:“叶老板。”

“哟,老林,”叶修比店主人更加随意,转过头,看向韩文清,“老韩,这位是茶庄的老板,林敬言。”

韩文清朝林敬言点点头,道:“韩文清。”

没有过多的寒暄,林敬言领着他们进了茶室,安坐在雕花的红木桌前,他自己则端过一整套的茶具和三个透亮的玻璃杯,行云流水一般沏好了一壶明前龙井。

“半个月前新采的。”他道,一边将盛着茶的玻璃杯推到两人面前。

叶修端起杯子,透过玻璃欣赏着茶叶在热水中一浮一沉的舞蹈,着迷一般地眯起眼睛,嘴里呢喃出赞叹之声。“这样的景色够我看一年了。”他笑道,“可惜我身边这位太不解风情了。”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觉得和他平时喝的绿茶没什么区别。

“闲话不说了,”叶修放下杯子,双手交叠放在桌上,脸上挂起职业性的微笑,“咱们来谈谈生意吧。”

林敬言拿下眼镜,用力捏了捏眉心,目光低垂,沉声道:“我想,再醉一次。”

叶修笑了,修长的五指拂过温热的玻璃杯,惹得杯中的绿叶一阵轻颤。

“你想要的不是再醉一次,而是再见一面吧。”

“……”林敬言小声地叹了口气,把眼镜架回鼻梁上,“我就知道瞒不过你。那么,你卖么?”

“只要你付得起价钱。”

林敬言默了片刻,道:“好。”

“那明天到我店里来吧。”

 

两人又坐了一盏茶的时间才离开的。离开的时候林敬言非常亲切地把他们送到了巷口。

雨已经停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青草的香气,潮湿却清新。

叶修提着一个纸袋子,里面是两罐明前龙井,另一只手的两指间夹着一根还未点燃的烟。“你有问题。”他道,“你在想我为什么要带你来。”

韩文清一愣——叶修说的没错,他早就知道叶修不可能单单是来买茶叶的,但他很奇怪,为什么叶修要带他来,又为什么要在他面前跟别人谈生意。

“我要帮老林扩张业务啊,”叶修轻笑,手中的烟不知什么时候被点燃了,烟雾徐徐漫开,缠绕住叶修的手,“而且,我想跟你讲个故事,关于一个人和一坛酒的故事。”


评论(16)
热度(40)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