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韩叶篇】超自然事件簿-上

这篇的梗来自于lo主的亲身经历(好吧,其实只是其中的一些场景……),有一些设定借了《Supernatural》的(“猎人”之类的),是一个解决超自然事件的故事,老韩和叶神都是猎人,但他们一般是单独行动的,这次只是碰巧遇到。

里面可能有一些描写会让人不舒服(?),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写得挺爽_(:з」∠)_,总之慎,ooc也会有的

以及,大家看标题!“韩叶篇”!所以……可能还会有“周叶篇”“喻叶篇”“黄叶篇”等等,不过别抱太大希望……

========

上.

阴冷的夏天并不能让韩文清感觉有多舒服,而笼罩着这个城市的潮气更是让他有一种要得关节炎的危机感。新旧不一的报纸和一些记载着诡异传说的册子正杂乱地摊在桌子上,咖啡店的服务员很机智地不去打扰这个正在往小本子上抄新闻的浑身散发出黑道气场的客人。

但韩文清还是被打扰了。

被一罐从街头自动贩卖机出来的冰咖啡打扰了,一起的,还有那个熟悉的声音。

“哎哟,老韩,好久不见啊,”来人把冰凉的金属罐子往韩文清脸颊一贴,又迅速拿开,再大大咧咧地坐在了韩文清对面的位置上,“忙啥呢,要哥帮忙不?”

韩文清按了按眉心,虽然脸色不好,但还是翻出一份旧报纸,指出一则旧新闻。

“‘尸体经火化后骨骼完好,疑是设备过旧?’‘殡仪馆设备频出事——火化过后骨灰竟消失!’”那人念出了几个新闻的标题,一丝光从脸上一闪而过,他抬起眼睛,认真地看着韩文清,“这个城市的殡仪馆看来有很大问题啊。怎么,你这次的工作是调查殡仪馆么?”

韩文清叹口气,道:“是帮某个人,或者说,某个尸体,他不想被火化。”

“哦……”叶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两天前我接到一个电话,”韩文清继续道,一边把手机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来,调出了一段音频,插好耳机,“是一个委托,但是委托人却,不是人。”

他把一边耳机递给叶修,自己戴上了另一边,然后按下了播放键——

“猎人先生…我现在…只……只能找你们帮忙了……我不想…被……烧死……被…火化……我的亡魂…无法得到……超度……怨恨…将会永存……请你到殡仪馆……救我……我的怨恨…将为你指路……”

“……”叶修拿下耳机还给韩文清,皱着眉思考着,“这声音连男的女的都分不出来啊,而且火化得彻底的话,无论怨恨再深,也无法呆在人间了啊。”

韩文清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查过这个市里的殡仪馆后,就发现问题远没有那么简单,这个殡仪馆似乎总是无法将尸体彻底火化,或者是骨灰莫名消失。那个亡魂不想被火化一定与这个殡仪馆有关。”

那份旧报纸还摆在叶修面前,被加粗的大字标题映在叶修的眼里,让他恍惚了一瞬。

不过,下一秒他就恢复了常态。他仰起头喝干了那罐冰咖啡,又拿过韩文清手边剩的那半杯黑咖啡一并喝干了,眨眨眼睛赶走仅剩的睡意,对韩文清说:“看你这么辛苦,哥这次就帮你一把吧,报酬五五分就可以了。”他一边说,一边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嗯,我真的不在乎这点钱的。

韩文清瞥了叶修一眼,道:“不用你捣乱。”

“老韩你别见外呀,这可是我难得给出的友情协助,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哦!”叶修双手撑在桌面上,身体朝韩文清倾过去,脑袋向前伸,在离韩文清的额头两指宽的地方停下来,“有我在,包你完成委托!”

“……你不就是缺钱么,”韩文清抬起一只手,对着叶修的脑门儿狠狠一弹,听到对方惨烈的哀嚎声后满意地舒展开了眉头,“你直说,我养你。”

叶修捂着额头,心想脑门儿上一定要肿个大包了,也没认真听韩文清讲话,只捕捉到了“缺钱”这个关键词。

“好吧好吧,我就是缺钱,所以这次我帮你,报酬分我点儿呗。”叶修无奈地承认。

韩文清没答话,只是三两下收好了东西,在桌上放了一张红票子后起身走了出去,叶修识趣地跟上了。

 

看着极自然地坐到副驾驶上的叶修,韩文清真想把他从车上拽下来。

“……要帮我忙,就去开车!”仔细观察一下韩文清的脸,就能发现他眼底有着一层不薄的阴影,这是前一晚熬夜,第二天连续驾车4、5个小时后留下的印记,所以韩文清现在是极不想开车的。

叶修无辜地看着韩文清,道:“我没证啊。”

“……那你以前怎么开车的!”

“呃,躲着交警开啊。”

“…………”

 

殡仪馆在市郊,从韩叶二人所在的地方出发,至少要一个小时的车程。叶修百无聊赖地瘫在副驾驶上,人都快滑到椅子下面去了。韩文清有些看不下去,趁着等红灯的时候拍了叶修一下:“你怎么回事,困成这样?”

“哎,昨晚刚搞定一群食尸鬼(*就是普通的食尸鬼,不是喰种,下同),还没合过眼呢。”叶修打了个呵欠,端正了一下坐姿。

“那你还跟来?”

“放心,绝对不会帮倒忙啦,哥的职业操守绝对是业内仅有!”

“……”

你要是中途睡着了就自求多福吧,韩文清想着。

叶修没有再打瞌睡,而是抱着手臂,端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不知在想些什么。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微妙,但沉默永远有人来打破。

“老韩,你有没有觉得天色有点奇怪啊?”

韩文清闻言,抬高视线迅速地望了一圈:“要下雨了。”

此时的天色灰暗得跟泼了墨似的,路上的车也只剩下了几辆。

“不,不止要下雨。”叶修说着,身体却已经进入了临战的状态,从大衣里拿出一把折叠伞——现在不是纠结伞放在大衣的哪里的时候!——“老韩,把安全带解了。”

韩文清也是有经验的,叶修还没说完他就解开了安全带,紧接着也进入了临战状态。

雨点淅淅沥沥地掉下来,打在车玻璃上,晕开破碎的花纹,却在下一刻被雨刷扫开。车子还保持着80多码的速度疾驰着,韩文清开着车不方便观察周围,叶修就前后左右来回巡视,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动静。或者说没有动静才是最可疑的。

一片巴掌大的黄色纸片从车窗外飞过,叶修眼皮一跳,立刻看向车的正前方,只见一大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黄纸片在马路上飞扬着,有一些乘着风飘到了半空中,擦过车身后去了远方,有一些掉到了地上,被潮湿的路面沾湿,无法起飞,只好被车轮碾过,化作一滩黄泥,还有一些,竟似乎是借着妖风和邪雨,贴到了车身上,怎么都摆脱不掉。

一辆庞大的混凝土搅拌车车从韩文清的车后悄然前进到了与他们并排的车道,似乎要超车,但却始终与他们保持平行。

巨大的障碍物遮挡了叶修的视线,可怕的危机感接踵而至。

“老韩,准备跳车!从我这边!”叶修打开了车门,冲韩文清喊道,“一下去就远远地跳开!”

不等叶修说完,韩文清就松了方向盘,腿上蓄力,扯过叶修的胳膊,把他按在怀里,然后朝着副驾驶那边的车门猛扑出去。整个过程不到两秒,韩文清刚冲出车就听见背后传来金属被碾压的声音,他没有时间犹豫,也没有时间调整姿势,只好就地滚出好几圈,但还是没能逃出金属碎片的飞溅范围。

这就是所谓的千钧一发之际。

叶修就着两人类似拥抱的姿势,在韩文清的身后撑起了那把伞。

金属撞击的声音差点刺穿两人的耳膜。

待到一切重归于平静——

“你这伞,跟以前的不一样啊?”韩文清站起身,回头瞻仰自己英勇就义的车子,说的却完全不是什么悲伤的话。

“啊,千机伞用得有点过,现在正在修缮。这是我重新做的,只具备小部分的功能,”叶修收起伞,甩雨点似的甩了甩,“不过现在可能真的只有‘伞’的功能了。”语气颇有些无奈。

韩文清一点也不可怜他,毕竟他可是刚刚上交了一辆四轮代步工具啊,那上面还有他这几天的储备粮。

“话说啊,你刚刚是脑袋被门夹了么?干嘛要抱着我跳车啊?”叶修揣着已经残了大半的伞,走到韩文清身边。

“照顾伤员。”韩文清完全不看叶修,目光锁定了不远处的一座塌了一半的房子,房子的周围铺着厚厚的一层黄纸,“去那边吧。”

“啧,你怎么知道的?”叶修捏了捏自己的腰侧,有气无力地跟在韩文清后面,走向那座看上去就阴森森的房子。

“刚刚在车上你一直抱着臂,其实摆在下面的那只手一直按着腰,而且你的坐姿过于端正了,不正常。”韩文清目不斜视地解释道。

叶修听罢,撇撇嘴,心说第一次知道老韩是个这么细心的人,好感度up!

腰侧是之前大战食尸鬼被扯出的伤口,经过简单包扎后还是隐隐作痛,经过一次惊险的跳车之后伤口更是突突地跳起来,几步路的距离愣是让叶修出了一头的汗。韩文清看了叶修两眼,从裤兜里摸出一个小瓶子递给他:“止痛药。”

叶修苦笑一下,也不好奇韩文清为什么会随身带着这种东西,他接过瓶子,倒出两粒药,也不找水,就这么咽了下去。

“啊,好苦。”叶修抱怨着,把瓶子拧好丢回给韩文清。

 

那座房子看上去很近但实际两人走了将近十分钟才到达门口。破败的大门上悬着摇摇欲坠的牌子——“太平殡仪馆”。

“这怎么看都不太平啊。”叶修道。

“嗯,”韩文清点头表示赞同,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双黑色皮手套戴好,又摸出一把通体漆黑的小型霰弹枪,确认了子弹的填充状况后说,“进去吧。”


评论(5)
热度(45)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