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韩叶】杂货铺的二三事(4-3)

懒癌已弃疗_(:з」∠)_

似乎有那么一点肉渣?还有OOC……

还有,日了高考!

============

4-3.

时间跳回韩队长放叶老板鸽子的那一天——

临近下班,韩队长简略地处理掉一些小案子的跟踪调查,收拾好办公桌,穿上羽绒服,从食堂冰箱里拿出装着好几块生牛排的保鲜盒,熟练地装进环保袋里,转身就往大门走去。

而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面容姣好气质端庄的女性。

韩文清并没有在意,毕竟为了方便市民报案,警局大厅是24小时开放的。一个OL在下班路上丢了东西来报案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一个径直走向一脸歹徒老大模样的韩大队长并拦住了他的去路就不太正常了。

韩文清看着这个拦在他面前的女人,抬起手指了一个方向:“报案往那边走。”

OL目光灼灼地盯着韩文清,下一秒竟然倾身向前,挽住了韩文清的胳膊,声音柔和清亮:“文清,好久不见啦。”

韩文清全身一僵,下意识地就想把手臂抽出来,谁料那女人又道:“妈让我问问你,咱们什么时候回家结婚?”

“……”

“韩队,这位是?”张新杰和白言飞刚从食堂出来,便看到了了不起的一幕。

“你们好,我是文清的未婚妻。”女人抢道,嘴角上扬到一个正正好的角度,让人看了非常舒服。

韩文清视线往下一扫,女人的手从自己的臂弯中伸出来,白如美玉,无名指上的戒指却闪着清冷的光辉。那光芒在日光灯下幽幽摇曳着,刺进韩文清的眼睛,刺进他的意识,留下一片混沌。他点点头,对女人的说法表示赞同,还不忘附上温柔的一笑。

少了平日的煞气,这一笑竟也算得上是美好了。

然而却带着强烈的违和感。

 

“……后来我每天上班在局里都能见到她,午休的时候她还会到办公室里来。傍晚下班她也和我一起回家,但我并不知道她晚上什么时候走的,反正第二天一早她就不在了。”韩文清拧着眉毛,说道,“这几天下来,我几乎真的以为我有一个未婚妻了。”

“哦,那然后呢?”屋内烟雾缭绕,身为罪魁祸首的店老板正叼着他今晚的第三根香烟,乐此不疲地营造着怪谈的气氛,“你又是怎么发现不对的?”

韩文清顿了一下,道:“……新杰跟我说你打电话找我。”

“……所以呢?”

“想到你的脸,我突然就清醒了。”韩文清正色道,“牛排我记着呢。”

“……”韩大大你的重点呢!

韩文清没说的是,在他与“未婚妻”愉快生活的几天里,一种奇异的失落感在他的内心徘徊旋绕,愈演愈烈。而当他因张新杰的一句话而清醒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顾原本的加班计划,发疯似的跑到了这家小店,想要亲眼验证,这家店、这个人,是否真的存在。

而这些,小店的老板是不会知道的。

“咳,所以这跟你大晚上跑来找我有什么关系么?我可真不知道她是何方神圣。”叶修呼出一口烟,摊开一只手作无奈状。

韩文清斜了叶修一眼,径自站起身来,走向厨房,边走边问:“你这儿有酒么?”

叶修被烟呛了一下,好不容易顺过气来,诧异道:“你抽的什么风?以前庆功宴都不见你喝酒,而且你一会儿不用开车么?”

“我有说我是开车来的么?”寥寥几步,韩文清从厨房折返回来,手里拿了一厅啤酒。

说来也巧,这啤酒本就是一星期前为韩文清准备的,结果那天韩队长放了一手好鸽子,叶修只得默默地站在这一打啤酒边上,想了好一会儿,才没把它们扔掉,而是按照广告里常演的那样放进了冰箱里。

灌下一口冰凉的啤酒,韩文清又道:“而且我今晚不回去。你得把这事儿弄清楚。”

看着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的韩文清,叶修眉角轻颤,心中升起莫名的情绪来。

他叼着烟静了一会儿,才勾起一抹淡笑:“呵,老韩啊,有一点我可要说清楚了,本店的服务是只向客人提供的,你又不买东西,我可没义务帮你解决问题啊。再说啦,天上掉下个这么漂亮的未婚妻,你到底有什么不满的?”

铝制的易拉罐瞬间变了形,还未喝完的啤酒溢到了茶几上,汇聚成一滩,细小的气泡争先恐后地浮到表面,无声地炸裂开来。

叶修微不可查地皱眉,按灭了烟头,口鼻中冒出苍白的烟雾,心中那莫名的情绪摇身一变,竟燃起了一簇无名的火焰。

“真是不知道你在气愤些什么,我要是你我现在就回家滚床单了——”

最后一字的尾音还未落下,韩文清的手就飞快地抓了过去。叶修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便被韩文清拽着领子压到了沙发上。

柔软的沙发在两个成年男子的重压下瞬间感到压力山大。

“你要是我?你根本不明白我!”韩文清压在叶修身上,低声吼道。

然后他俯下身子,贴在叶修的唇边,野兽般的低吼让叶修的头皮有些发麻。

他说:“滚床单?我现在就满足你啊。”

 

残留在男人口腔中的酒精让叶修瞬间软了大半的身子,在毫无温柔可言的亲吻之下连连败退,肺里的空气即将被榨干,一阵窒息般的眩晕感席卷了他的大脑。

韩文清恰到好处地放过了叶修的双唇,在那人急切地汲取氧气之时,转而撩起他不算厚的羊毛衫和更为单薄的秋衣,露出又白又软的腰身。韩文清那布满薄茧的双手捉住了那人的腰,纹路清晰的嘴唇开始沿着腰线四处点火,动作较之前那个亲吻温存了不少。

“啊…”叶修不安地扭动着,他现在的姿势十分不妙——双腿被韩文清捉着圈住了对方的腰,两件衣服也被一路往上,褪到了肩膀上方,两只胳膊因为衣服的位置只能高举在头顶,就连脸也被衣服下摆罩住了一大半。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叶修心中警钟大作,扭动的幅度越发大了起来。

“老韩,你冷静一点!”声音透过两层衣服传出来,有些闷闷的。

韩文清动作一滞,欺身上去,伸手把那两件衣服脱了下来,凝视着叶修的眼睛:“我很冷静。”

紧接着一个绵长的吻,差点就要让叶修丢盔弃甲。

还好他没有。

叶修的手还是软的,但嘴还利索。他趁着这个吻,不轻不重地咬在了韩文清的舌尖:“说真的,韩文清,冷静一点。”

冷不防地被叫了全名,韩文清一愣,看看赤裸着上身的叶修,又看看抓在他腰上的自己的手,回忆着舌尖上的痛感,脑中一片清明。

他暗自叹了口气,从叶修身上退下去,道:“抱歉。”

叶修坐起来,俯身去捡被丢在地上的衣服,一边穿,一边嘴也不闲着:“没什么好道歉的,毕竟是我先撩的你。”他把衣角拉拉平,端坐,“看来这件事不太简单,虽然不知道那女子有何目的,但随意玩弄人心的做法我不能苟同。但是,本店一向秉持不是客人的事不管的原则,所以……”

韩文清没出声,只是听着,点点头,示意叶修继续。

“韩警官,你有什么想买的么?”

评论(7)
热度(44)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