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韩叶】杂货铺的二三事(3-4)

内含中二私设,ooc,慎

为了讲清楚双花间的事情,我可能需要一个番外_(:з」∠)_

===========

3-4.

送走韩文清之后,叶修和张佳乐面对面盘腿坐在卧室的地上,两人中间散落着大大小小二十几张纸,上面歪歪扭扭地画着许多奇怪的图案——这是两人商量了一个下午的结果。

“这阵法有几成把握?”张佳乐指着其中一张纸上的涂鸦,问道。

“五成吧。”叶修答道,“以血为媒的话应该能增加到六成。”

“嗯……”张佳乐应了一声,托着下巴思考起来,琢磨了半天才说,“那就这个吧。哎你确定这个阵法是对的吧?”

叶修只点点头,转而露出个微笑:“放心吧,我可不会让人死在店里的。”

 

他们最后决定的办法,是用阵法承载阴阳之力,将蛊虫从那个镯子里引诱出来,再和它进行所谓的交易。而用来交易的物品,则是张佳乐认定的“重要的东西”——他的阴阳之力。说得简单一点,就是江湖人说的“法力”。算命先生、阴阳师、风水家,这些人中鱼龙混杂,有随口奉承的江湖骗子,也有开口必应的神机妙算。前者一般就是没有“法力”或是“法力”平平的半吊子,而后者——也就是张佳乐这一类人——则是“法力”超群的佼佼者。

阴阳之力一般是依托着血脉传下去的,但是,这种与生俱来的力量却会因为疏于使用而逐渐退化,直至消失。所以这一群佼佼者们往往要付出一生的时间算尽天下卦,只为了保住栖息在血液中的力量。因为他们除了这这强大的“法力”,便是一无所有。

张佳乐所承的百花一脉是南疆一带的占卜世家,阴阳之力传了一代又一代,等终于传到了他身上时,这能力竟是积淀到了顶峰,甚至到了只需一眼便能看透对方后半生的地步。而一开始,张佳乐对此极为反感——

 

“村口的李师傅两个月后会被拖拉机撞倒而住院,两周后伤势恶化去世;林老师的癌症三年内会复发,活不过五年……”还在读小学的张佳乐红着眼睛,在客厅里大声地念叨着,直到坐在沙发上的父亲将报纸甩在桌上。

“张佳乐,师父的话你都忘了么?你还知道什么是天机不可泄露么?”父亲质问着张佳乐,浑厚的声音在家具间回响。

“可是我受不了了!每次跟李大爷打招呼的时候我都差点哭出来!每天上数学课的时候我根本不敢抬头看林老师……”张佳乐叫喊着,眼眶里盈满了泪水,“我一点也不想看到这些!一点也不!”

父亲沉默了,半晌,朝张佳乐招招手,让他坐到身边。

“接下来我跟你说的,千万不要告诉你师父——”

 

想到父亲当年跟自己说的话,张佳乐不由得在严肃的脸上扯出一抹笑。现在自己要做的,又是一件不能告诉师父的事情呢,可能更加不能告诉父亲吧,毕竟把世代相传的能力从血脉中剥离出去,多少也算是“不孝”了吧。

“张佳乐你笑得好难看。”叶修把没用的纸卷起来,在张佳乐头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而张佳乐却出乎叶修意料的没有发出任何反驳,只是苦笑着抬眼看他。

叶修对上张佳乐的视线,不由得为他扼腕。他与这人认识了十多年,也算了解他的秉性,张佳乐表面上冒冒失失的,其实比谁都要强、都固执,即使知道他即将要做的事风险极大,饶是叶修,也不知该如何去劝。

“你这表情像什么样子…”叶修终于是看不下去了,说道,“或许我能找到别的方法,你再等我几天。”

张佳乐却是摇头:“你帮我到这步就足够了,我最不愿麻烦别人了。”他咧开嘴笑笑,“更何况,你店里的东西我哪里敢买?”

“唉,我可是良心商家好么……”叶修无奈,摇摇头,“那你就早点休息吧,明天就要交易了。”

 

张佳乐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当他从朦胧中睁开眼睛,才发现这梦还没有完。他活动了一下手脚,动作意料之中的极为轻巧。他满意地点点头,迈开步子,在梦境里探索起来。

这梦里一会儿白天一会儿黑夜,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反反复复地与同样的人擦肩而过。张佳乐走进一个冷清的公园,在这个纷繁的梦里似乎只有这里是不变的。他挑了一张干净的石凳坐下来,然后任由思绪飘向亦真亦幻的远方。不知过了多久,当张佳乐机械般将头转向公园的大门,看见那个人时,他的万千思绪骤然被拉回了起点。

那人脚步极轻,每走一步都凭空卷起一层花浪,一浪叠着一浪,淹没了背后的景色。

张佳乐看着来人,看着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张开嘴,呢喃出声:“百花缭乱……”

“好久不见。”那人停在了张佳乐面前,无数花瓣被无源的风卷到天上,又慢悠悠地飘下来,轻巧地落在两人的发梢、肩膀和脚边。

“这么久了,你都躲着不见我。”

“……”

“为什么,你很怕我么?”

“……”

“你果然是要抛弃我了呢。”

“……”

“虽然早就知道了,但还是很难过啊。”

“……”

得不到回应的百花缭乱不再说话,他默默上前一步,把张佳乐拥进了怀里。

“我知道,他对你很重要,当你第一次救他的时候,我就在为今天的离别做准备了。”

靠在百花缭乱的怀里,张佳乐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只能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感受着来自胸膛深处的酸楚。

“嘿嘿,你别忘了那只虫子可是当年我养的哦,这么想来是不是觉得我自作自受啊?所以没什么好伤心的啦。”

百花缭乱拥着张佳乐,一只手在对方的背上打着温柔的拍子。

“不过啊,你必须答应我,我走之后你就去找他,告诉他你当初为什么要救他,告诉他你想陪他一起活下去,告诉他,曾经的事情。”

张佳乐无声地点点头,把下巴抵在百花缭乱肩膀上,两行清泪划过面颊,沾湿了那人的衣裳。

“别哭呀。”百花缭乱松开双臂,转而捧起张佳乐的脸,抵着他的额头,眯着眼睛笑起来。

“那么,再见了——”

 

天色已然蒙蒙亮起来,张佳乐平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在梦的最后,他束手无措地看着百花缭乱朝他摆手,向他道别,最后化作飞花消散,而他仅仅是流着泪,直到最后也没能说出一句话。他抽了抽鼻子,伸出手摸了下脸颊,却入手一片干燥。

“……有什么好哭的。”他翻了个身,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闭上眼睛,试图再次入眠。

“只不过是再也见不到了嘛。”


评论(15)
热度(41)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