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策羊】醉卧山河

流水账技能get√

好想让傻狗快点上了这只羊啊 ,,Ծ‸Ծ,,

剧情君哭晕在厕所了我正在试图把他救出来……

=========

7.熊孩子莫要坑我!

葫芦里的酒才下去一半,喝酒的人却趴在桌上睡得不省人事。

白芍倒下的时候李苍术吓得跳了起来,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抓起胳膊探脉。浅色的外袍因为过急的动作而从身上滑落,轻轻地飘到了地上,一张微微泛着红的睡颜闯入了眼帘。李苍术的窒了一下,这是他从没见过的白芍,略长的睫毛在眼下勾出一轮暗月,不听话的鬓发早就挣脱了束缚,滑到了侧脸,一头乌发则安静地伏在雪白的中衣上,只有发梢随着主人的呼吸而微微晃动。睡着的白芍毫无防备,李苍术看着他,觉得此时此刻,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这人攥在手心里。

明明在确认经脉无碍后已经放下心来了,但他为何比之前还要紧张呢?

李苍术跑了魂似的,一只手扶着白芍的肩膀,慢慢地蹲了下来,私心地想把这人的脸全都装进眼里,另一只手则捧起了白芍的脸,仔细端详起来。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这张好像只会笑的脸,在他面前,呈现出了不一样的表情。

大概是感受到了危险的视线,白芍不舒服地哼了一声,挣扎着在睡梦里扯出一条现实的缝。缝里是李苍术大得过分的脸,两只同样大得过分的眼睛睁直愣愣地盯着自己。

白芍把缝又扯大了一些,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白芍?”

“嗯……”白芍哼哼唧唧地想多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随便动一动都腰酸腿软的,瞬间睡意全无,心里大叫不妙:老板你坑我呢!

他挣扎着,两只手在桌上撑了半天,愣是没站起来。最好的一次也仅仅让屁股悬空了一小会儿,结果膝盖一软,又坐了下去。白芍没法,只好转头看向李苍术,眼里藏着一层薄怒,转眼间又被平时的温润取代。

“小将军,帮个忙呗。”

略带沙哑的声音长手一般地,在李苍术的喉咙上轻轻撩了一下。李苍术不自觉地咳了一下,才缓缓俯下身,把白芍打横抱了起来。白芍靠在李苍术怀里,有点不好意思,下达了一个“送我回房”的命令后,干脆闭上眼睛小憩。李苍术看着有点想笑,把手臂又收紧了一些,调笑道:“白大侠也有今天啊。”

白芍蹙眉,不知怎的心里冒出一种“被占便宜了”的感觉,不由燃起一小把怒火,这火不受控制地从心里窜出来,窜出身体形成了一圈紫气。李苍术被吓了一跳,手一抖差点把白芍扔在地上。他低下头想问,却只看见白芍蹙着眉闭着眼,一副非诚勿扰的样子,也只好悻悻地闭上嘴,把人送回了新开的房间。

把人放在床上,正要帮忙盖上被子的时候,白芍抓住了李苍术的手腕,语气有点冷冰冰的:“那酒是怎么回事?”

李苍术觉得手腕快废了,又被问得心虚,自知糊弄不过去了,只好一五一十地招出来:“我加了点状元红进去……”

白芍瞪着他,仿佛下一刻就要把他生吞了似的。不过还好,下一刻,白芍松开了李苍术,收起了周身的紫气,整个人软倒在床上,声音里夹着些微的不满:“别再这样了,我喝不得那东西。”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能喝状元红……”李苍术半跪在床边谢罪。

白芍愣了一下,纠正道:“不是不能喝状元红,我是要你以后别再往我的葫芦里乱加东西了。”

“哦。”(´;ω;‘)

看到身长八尺有余的天策一脸“被家长训了好委屈”的表情半跪在自己床边,再大的火白芍也发不出来了。只好伸出手拍了拍李苍术的肩膀,笑了笑:“好了,下不为例。现在,去准备热水,我要洗个澡。”

李苍术“嗷”了一声,奔出门去了,而白芍则躺在床上,一双清亮的眼睛盯着床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评论(2)
热度(8)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