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策羊】醉卧山河

接着前面那章写的

起名苦手已经放弃治疗了,不过相信我这一定只是小名,我会努力想一个又文艺又中二的名字的!

吐槽神马的请不要犹豫地评论给我吧!我会回复哒!

==========================

2.我们浩气盟打人一向光明正大

“我读书少你别骗我!”天策指着那人手上的令牌,发出一声哀嚎,“这上面明明没有浩气盟的标志!还有你快点从我身上挪开!”

那人跨坐在天策身上,一手执长剑抵着天策的脖颈,一手拿着那块木质的令牌。

天策略微挣了挣,伸出手想推开正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眼神游移了半天愣是没找到适合下手的位置,只好认命般地脱了力,两只手一下又落回了地面,展开来平放在身侧,显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那人又笑了笑,低声道:“就算不是你还能拦得了我么?”

“我……”天策顿了一下,眼里流露出类似于了然的神情,“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真的无言以对……”

“呵,”那人笑出声,“那你说我现在该拿你怎么办呢?”

天策愣愣地看着他,思考了半晌:“你把我打晕好了,如果你真是浩气盟的人,那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出卖我的。”

“这么快就妥协了,你真的是传说中的东都之狼么……”惊讶从那人的眼里一闪而过,随即又恢复了原来的笑意,“你想我打哪里?”

“你打……唔!”天策被打偏了脸,瘫在了地上。

那人站起身,甩了甩剑,拍了拍身上的灰,又盯着天策看了一会儿,确定他确实晕过去了以后,再次脚下蓄力,踩着紫气飞向了天策府。

 

第二天早上,一个喷嚏把天策打醒了。他迷糊了一会儿,呆呆地摸了摸自己的右脸颊,好痛,肿了啊。

……

等一下,肿了!?

天策一个机灵蹦起来,马上他就发现不止脸肿了,体内的气海还有点乱,后背也有点痛……疼痛让天策回忆起了昨晚惨痛的经历,然后他特别尽职地飞奔到训练营,想问问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哟,狗剩,今天好晚啊!”

天策一记虹气长空直射说话者的面门,说话的将士轻松扭头避过,回过头嬉皮笑脸地看着李狗剩。

“你倒是挺早啊屎蛋儿!”李狗剩嘲讽道,不过下一秒又恢复了严肃,“喂,我问你,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儿了么?”

“啊?昨晚?我睡得很好啊……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守夜的时候睡着了是不是!”屎蛋儿指着狗剩儿笑道,满意地看到狗剩儿霎时间红了的脸,又马上小声地打出包票,“放心,咱俩什么关系,我绝对绝对不会告诉教官你昨晚守夜之前喝了他的酒的。”

李狗剩的脸由红转黑,心说你怎么不问问我的脸怎么肿了,结果下一句就是“哎哟你的脸!原来你昨天不是去睡觉了而是……去~睡~觉~了~啊~”

李狗剩被屎蛋的语气恶心出一身鸡皮疙瘩,下意识地抖了抖,然后一记长拳不轻不重地揍了屎蛋一下。

两人气氛太过和谐,堪堪忘了站在身后的小童,直到小童软软地喊了声:“李小将军,曹将军喊你过去呢。”

李狗剩惊了一下,顺着声音偏过头去,笑容绽在脸上,显得格外帅(sao)气,如果没有肿了半边脸的话,应该也能勉强算个回眸一笑十媚生了。

“狗蛋啊,谢谢你来叫哥哥啊!”李狗剩边说边摸着小童的头,但是小童一点也不领情,伸手把那只咸狗爪推开,愠怒道:

“我才不叫狗蛋,我叫蒲团啦!”

李狗剩干笑了两声,转回头拍了拍屎蛋,递上一个“兄弟,我去了!”的悲壮的眼神,然后转身蹲下戳了戳蒲团的脸,说:“走吧,去找你雪阳姐姐。”

屎蛋看着李狗剩远去的背影,伸出手虚抓,颤抖着说道:“剩下的交给我吧!”


评论(3)
热度(5)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