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佛秀】待我长发及腰,你却青丝不再

很早以前写的,稍微改了一下发上来充实主页的_(:з」∠)_

==================================================

他们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女孩贪玩,而男孩安静。男孩早已在头上梳起了小髻,而女孩却还是一头短发随风飞舞。男孩看着女孩,无奈道:“和你比起来,我倒是安静得过分了点呢。”女孩哈哈一笑,说自由自在有何不好。

男孩摇头,认真地说:“女孩子就应该把头发留长啊,像个淑女那样!”

女孩皱起眉深思了起来,忽而又开心地大笑出声,缠住男孩的胳膊,把男孩紧紧一拉,两人的脸几乎要贴在一起了:“那我便从今日开始蓄发,做淑女,待我长发及腰,你便娶我,可好?”

男孩瞬间红透了脸,细细地答应了一声:“好。”

 

十年仅在转瞬,昨天还是人声鼎沸的闹市,今日却变成沾满血污战场。国难当头,百家支援,也让他们相遇在了长安长蛇谷。

他面无表情地从她面前走过,只当她素不相识,而她惊讶地望着他,一时之间不知如何行动。直到他快要消失在她的视线,她才急忙冲上前去,拽住了他的衣角,轻声唤出他的乳名。

他停住,不动如山,然后缓缓转身,口中却念:“阿弥陀佛,施主何事?”

“我……”她无言。

“施主若是无事,贫僧先行一步,施主好自珍重才好。”他淡淡地说,竟是未曾抬眼看过她。她的火气“噌”地一下冒了上来。

他转身要走,她便干脆拉住了他的胳膊:“和尚,你可记得自己小时候说过的话?”

他依然垂眸,但她可以看见他眼睫微颤。

“和尚,可否请你抬眼看看小女子?”

他咬了咬嘴唇,慢慢地抬起了头。眼前的女子一身霓裳舞衣,背着冷光莹莹的双剑,红着眼睛看着自己。她披散着头发,另一只手里还拿着发簪,他看着她,默然。

“如今我已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她沙哑着嗓子问他。

“施主,贫僧乃少林弟子。”

最终她还是哭了出来:“好,好一个‘贫僧’!好一个‘少林弟子’!无妨,你不愿娶便算了,但是我这一世,非你不嫁!”说罢,她狠狠地丢掉了发簪,甩开他的胳膊,一手持剑,一手拢起及腰的长发。

青丝随风散去,他仿佛又看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小女孩。

然后她抬头冲他微笑,一如十年前那般,对他说:“待我长发及腰,你便娶我,可好?”但是这次,她却没有等他的回复,转身跑开了,狼狈地、疯了一般地,抛下战场上的师门同伴,独自躲回了七秀坊。

 

一去经年,战乱平息,安静祥和的生活又回来了。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个桃花绽放,歌舞升平的地方,但是这么多的亭台楼阁都无法让他留连,他只是来找人的,只是来找她的。

一路询问,竟是无人知晓,直到一个小女孩拉住他的衣角,扑朔着大眼睛瞧着他,软软地对他说:“我带你去,她是我师父。”

小女孩把他带到了房门口,用肉肉的小手敲了敲门,软软地喊着:“师父,有人找~”

带着小跑的脚步声从门里传了出来,随后门便“吱呀”着被打开了。

门内的女子长发及腰,只是那头青丝已染成雪白。她望着他,难以说出口的有千言万语;他望着她,仅仅一笑便洗去了无尽相思的哀苦。他上前一步拥她入怀,在她耳边低语:“我已青丝绾正,为你铺十里红妆,可愿?”

评论
热度(15)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