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韩叶/叶修生贺】众生皆苦,你是甜的

每年这几天必诈尸

老韩是个酒肉和尚嘻嘻

努力529再撸块糖!!!


01.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韩文清起身关上窗户,抬手挥灭烛光,脱了鞋子,盘坐的姿势已经摆好,准备调息一个大周天。

突然一声闷响,窗户被撞开,一个身影跌跌撞撞地落了进来。

那人反手关上了窗子,微微喘着,虽然极力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但韩文清还是能听出他气息紊乱,大概才受了伤。

那人低低地咳了几声,小声道:“咳,这位大侠,不好意思打扰了,在下借您宝地小躲半日,明日天亮就走,还请您多多包涵啊。”说罢,朝着韩文清的方向抱了个拳,也不管屋主人答不答应,便自顾自地走到房间的角落里打起坐来。

韩文清心下一惊,床帏的阴影将他遮得严严实实,而他又在这人未进屋时就已隐了气息,常人根本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现屋里还有另一个人。

——是个高手。

不过韩文清也不想为难这个人,只是在房间中放出一丝气劲,防止那人突然发难,便安心入定了。

第二日一早,阳光透过木窗的缝隙照进屋里,落在夜访者的身旁。韩文清收了气劲,走过去,只见个穿了身半旧道袍的男人早就不打坐了,而是躺在地上,岔开四肢,稀里糊涂地睡得正酣,嘴边还有一道若隐若现的水痕。

韩文清拧着眉看了片刻,蓄势待发的杀气竟也没能把这人弄醒,只好抬起一脚,不轻不重地踢到那人的侧腰上:“喂,天亮了。”

那人吃痛,捂着腰,慢慢吞吞地坐起来,眼睛半睁不睁的。

“哟,大侠,早上好啊。”

“天亮了,你该走了。”

那人揉揉眼睛,擦擦嘴,又活动了一下肩膀,才抬起头看着韩文清,竟还耷拉着一半眼皮:“大侠,再收留我一天呗,我这两天可惨了。”

韩文清眉脚一跳,心中默念我佛慈悲,刚刚还没消下去的杀气又腾了起来。

“哎哟别呀,佛门弟子要以慈悲为怀,不可破戒的!”那人一边说,一边跳起来,往角落里挪了几步。

韩文清奇了,问道:“你怎知我是佛门弟子?”他一没穿袈裟,二没持少林棍,三没挂佛珠,就连一句“阿弥陀佛”都未曾说出口,这人是如何看出来的?

“当然是因为大侠身上那至刚至阳的气概咯!”那人缩在角落,不怕死地答道。

“胡说八道。”韩文清收了杀气,回到桌边坐下,用内力将茶壶内的茶水烘热后,倒了两杯出来。

“过来,想留在我这儿,就把事情交代清楚。”韩文清道,“你若真的有麻烦,我自会帮你。”

那人依言过来坐下,捧起其中一杯茶,小口小口地抿起来:“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自己说,说不清楚就给我出去。”韩文清道。

“……”那人把茶杯放下,清了清嗓子,“那我长话短说吧,在下叶修,昨夜因仇家追杀,不得已躲入你的房间,本想天一亮就走,但意外发现大侠竟是少林弟子,想来佛门中人大慈大悲,也许会路见不平,助我逃出生天。”

“你师从何人?”韩文清问。

“无门无派。”

“为何被追杀?”

“你们佛曰‘不可说。’”

“你,和叶秋是什么关系?”

“……”叶修愣了一下,问道,“你们认识?”

“我认识他。”韩文清道,起身从包裹中拿出一套干净的成衣,“换上。你要去哪儿,我护你一程。”

“还有,我叫韩文清。”

02.

韩文清的身量比叶修高一些、壮实一些,他的衣服叶修穿在身上有些松垮,叶修只好把腰带扎得紧一点,却又衬的腰身非常纤细。

他晃晃悠悠地走在韩文清前面,一会儿看看这个摊子上的首饰,一会儿又摸摸那个摊子上的兵器,后来在一家粥铺前面走不动路了。

“……”

“老韩,我昨天开始就没吃过东西了。”叶修揉着肚子,可怜巴巴地看着韩文清。

韩文清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馒头,丢给他,道:“中午之前我们要到下一个村子,你忍一下。”

叶修接了馒头,唉声叹气地啃了起来:“哎我说,你不是护送我的吗,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啊?”

“我有任务在身,护你只是顺便。”

“什么任务啊?”

“不可说。”

“佛曰的吗?”

“……闭嘴!”

叶修艰难地咽下一口馒头:“老韩,你怕不是因为太暴躁被逐出佛门的吧?”

“你要是觉得自己能走,我就不等你了。”韩文清说罢,黑着脸使出轻功,一眨眼飞出好远。

“唉别啊,出家人不打诳语,你说过要护我一程啊……”

 

两人终于在日头升到最高的时候到达了下一个村子,叶修一路上追在韩文清后面,累得满脸通红,气喘不停,韩文清倒是轻功走走停停,潇洒得很。

韩文清看着喝了满满一壶茶水的叶修,问道:“怎么不用轻功?”

叶修擦了把额头的汗,道:“用了,可是追不上你啊!我那三脚猫的功夫哪能跟你比啊?你可行行好吧,后面你再这么走,我仇家就能直接来给我收尸了。”

韩文清扬起眉毛,心中完全不信叶修的鬼话,但看他现在疲惫的样子,又不像是装的——

劣质的陶瓷茶壶跌在地上,器皿碎裂的声音在空旷的茶馆里格外刺耳,不知泡了第几道的茶水掺着大小不一的碎瓷片洒了满地。

茶馆里寥寥无几的几个客人朝着韩叶这桌看了一眼,又飞快地移开了目光,店小二在柜台犹犹豫豫,不知该不该过来讨要赔偿。

“老韩,你这是干嘛呀?”叶修的手腕被韩文清牢牢地抓在手里,三指直扣脉搏。

“挣不开?”韩文清问。

“呵,你劲儿这么大,我怎么挣?”

“昨天受的伤?”

“……”叶修扭了扭手腕,对方确是分毫未动,“是。”

“你气海大乱,经脉不稳,若是不及时疗伤,恐怕修为难保。”韩文清皱着眉,“就这样,你觉得你能撑到巴蜀?你去巴蜀做什么?”

叶修没有答话,只是看着韩文清,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

韩文清心中一动,放开叶修,招呼小二过来,赔了茶壶,带着叶修寻了一家小客栈,开了一间房。

“少林内功至刚至阳,虽无法治愈,但能为你受损的经脉添加一层屏障,免其再次受创。”韩文清一边打开房门,一边对叶修说,“出家人不打诳语,我既说了,定会护你到底。”

韩文清虽然内功深厚,但叶修的气海内简直是一团乱麻,必须要一点一点地顺着每一条脆弱的经脉将少林内功注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叶修刚盘腿坐下的时候还能天南海北地瞎说一通,等韩文清开始传功后,他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太难受了!

简直就像是毫无杂质的火焰在以丹田为中心,灼烧着叶修的四肢百骸。

叶修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仅仅一炷香的时间,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了,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韩文清强压住怒火,放慢了传功的速度,道:“叶修,你可曾听过,‘众生皆苦’?”

“……”叶修咬着牙,深呼吸了几次,才道,“佛曰的吗?”

03.

“哟,和尚,你怎么有头发?”少年穿着夜行衣,以黑纱掩面,在夜色中落在了少林寺后山的膳房屋顶,正好被一名正在打扫落叶的少年僧人撞见。

“何人?给我下来!”少年僧人以扫帚为武器,直接跃起,朝着屋顶使出一记横扫六合,将那黑衣少年扫到了地上,紧接着就要去揭他的面纱,却被那少年轻巧躲过了。

“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别这么暴躁啊!”少年整理了一下行头,确保身份不会暴露,“这儿是膳房吗?大师你法号是啥?施舍我一个馒头呗。”

“贫僧法号孤烟,是少林的俗家弟子,你是何人?夜闯少林是何居心?”孤烟举着扫帚,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哦,难怪你有头发。我是叶秋,无门无派,来这儿只是碰巧,你若能给我个馒头,我马上就走,你若不能嘛,那我只好去别地儿找一个了。”叶秋说道,仿佛只是个普通的过路人。

“你是叶秋?‘众生皆苦’的叶秋?”孤烟略感惊讶,反问道。

叶秋,江湖上风头正盛的奇侠,有传说他武功了得、貌若潘安,也有人传说他鸡鸣狗盗、面容可憎,但其实并没有人见过他,只知道他热爱劫富济贫,而且从未失手,每次成功都会在受害人家里留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众生皆苦”四个字。

叶秋一笑,没答话,只丢过来一个东西,被孤烟反手接住,是一块蜜糖。

“你们佛曰‘众生皆苦’,我却独爱甜的。”叶秋道,“怎么样,孤烟大师,一块糖换一个馒头,可够?”

 

叶秋像之前一个月一样,熟练地落在了少林寺膳房的屋顶,轻手轻脚地摸进膳房,看到灶台边上摆着两个白净柔软还带着温度的馒头,暗自咂舌,心说我只剩一块蜜糖了,你放两个馒头作甚?

他只好挑了看起来更大一点儿的馒头揣进怀里,将仅剩的那块蜜糖放在空下来的位置上,转身准备离开。

“你要走了?”孤烟突然出现,堵住了叶秋的去路。

“嗯,糖都给你吃完啦。”叶秋隐在影子里,低声道。

孤烟走上前,叶秋这才发现,这个少林俗家弟子,竟然比自己要高出半个头。

胳膊被对方抓住,叶秋却没有避开,只是微微仰头,想看清这个被自己用“和尚”、“大师”、“少林俗人”等等称号翻来覆去叫过的人,却发现对方逆着清冷的月光,面庞被影子掩着,只有一双眼睛灼在叶秋被黑纱遮住的脸上,莫名有些凶巴巴的。

不过下一刻,黑纱就被揭了下来,孤烟的嘴唇撞在了叶秋的嘴唇上,舌头撬开了叶秋的牙关,蜜一般的甜味在叶秋的唇齿之间扩散开来。

“……唔…”叶秋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觉得嘴里甜甜的,错过了推开这个在少林寺界内胆大妄为的俗家弟子的最好时机。

等到孤烟放开叶秋时,叶秋的腿都软了,只能用手遮住脸,靠在孤烟的怀里,有气无力地问道:“你们佛门清规,说破就破吗?”

“我是俗家弟子。”孤烟答道。

 

“……!”叶修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略作调息,发现周身经脉已经稳定下来,气海也不似之前那般混乱。他目光一转,看到正靠在窗边的韩文清,而对方也正好望过来,与叶修的目光在空中一撞。

叶修眨眨眼睛,突然挑起嘴角,笑道:“众生皆苦,我却独爱甜的,老韩,我这儿有蜜糖,换一个甜甜的俗家弟子可好?”

“好。”


评论(7)
热度(100)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