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韩叶】杂货铺的二三事(6-5)

我要冷死了……

大家圣诞快乐撒><

欢迎捉虫~

========

05.

张新杰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这人正没骨头似的趴在韩文清的背上睡大觉,手腕上挂着半个手铐,鞋也不知道掉在了哪儿,光裸的脚背上零星地点缀着几处淤青。

张新杰医者仁心,走上前去,想把叶修从韩文清身上扒拉下来送到医务室去,却被韩文清挡下来。这个雷厉风行的霸图大队长竟然用跟耳语差不多的声音跟他说:“等一会儿,他刚睡着。”

“……”张新杰的眼镜差一点从鼻梁骨上掉下去。

后来有人告诉他,那是韩队长的冤家对头,做梦都要抓起来的人。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心说,明明“伉俪情深”更合适一点。

 

他跟着韩文清走出了叶修的小店,对围绕在身边的低气压已经见怪不怪:“装在排水管道里的炸弹种类已经查清楚了,是最简单的硫磺炸弹,但在真正爆炸之前,我们的任何一台设备都没有感应到这些东西的存在,警犬也没有报警,说明爆炸之前没有硫磺的味道渗透出来,”张新杰拿出手机,一边翻看着小队员发来的信息,一边挑重点报告给韩文清,“那通匿名电话也查过了,就是从离珠宝店最近的一个公共电话亭里打出来的,监控里拍到了……这个。”说着,他把手机横过来,向前伸了一下,韩文清终于停下来,拧着眉毛看了一眼——

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衫的人拿起了话筒,讲了几句话之后又放下,一种奇妙的违和感从韩文清心里慢慢升起来,在看到下一个镜头时又重重地坠下去——那人转过身子,黑色的帽子下面空空荡荡的,跟之前遇到过的那个隐身女人简直如出一辙,但又有些许不同,因为韩文清能清楚地感觉到这个人抬起了头,冲着自己笑了一下。

“一套会自己走路的衣服不可能不引人注意,查查看那个时间段关于‘活见鬼’之类的报案。”韩文清道。

“查过了,没有,这套衣服只在这个监控画面中出现过,”张新杰收回手机,打开另一个界面,“也就是说……”

“他是故意让我们看到的。”韩文清接道。

张新杰:“这是一种非常明显的示威举动,可见嫌疑人对自己有着极度的自信,可能是觉得我们抓不到他,也可能是觉得我们就算抓到了,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他继续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韩文清扯开衬衫的领口,捏着那个墨色的平安扣,狠狠道:“回局里,再找突破口!”

 

韩文清经常会收到叶修给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一年不浇水也不会死的盆栽,喜欢站在人头顶上练铁爪功的喜鹊,永远走不准时间的手表,以及各式各样的玉石。

但是每一样,都没能得到善终。

生命力顽强的盆栽在一夜之间掉光了叶子;羽毛油亮的喜鹊在和乌鸦打架的时候被啄伤了眼睛,变成了一只独眼鹊;坏了大半年的手表突然动起了指针,却在走过12个小时以后自行解体;而那些乱七八糟的玉石,有裂成两半的,也有碎成粉末的,还有像那个金葡萄一样,变成黑葡萄的。

韩文清摩挲着那仿佛蕴着浓墨的平安扣,第一次静下心来思考那些东西的作用来。

叶修说自己是商人,从不做赔本的买卖,店里的所有东西,都对应着一纸合同和三条约定。

但是韩文清从未叶修手里接到过签字笔。

那家杂货铺里的任何一个地方,也都没有留下过韩文清的名字,就好像他永远只是一个经常去光顾但从不买东西的路人。

只要想想就非常地生气。

可是他无能为力。他不知道叶修那副懒洋洋的皮囊下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就好像叶修一直以为韩文清不会知道他那些诡异的赠品是怎么寿终正寝的一样。

韩文清强迫自己做了一个深呼吸,道:“叫人看着叶修,一有动静就通知我。”


评论(18)
热度(36)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