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笙

【韩叶】哥也曾是个小公举来的(上)

1.复健失败

2.修修性转

3.私设:第一赛季时战队之间的关系其实很融洽

4.OOC算我的

5.大家节日快乐!以及,后半部分可能要等节后才更……因为我国庆回家没有电脑用_(:з」∠)_

6.本来能写完的,但是我写一半看起了ten count……我有罪

=====

山青、水秀,鸟语、花香,景美,人更美……

不存在的。

叶修看着一整包牺牲在垃圾桶里的黄鹤楼,以及站在垃圾桶边上的“杀烟犯”韩文清,内心简直是崩溃的。

他吸了吸鼻子,哭丧着脸倒在了一旁的单人床上。

“韩文清,你刚刚丢进垃圾桶里的可是我的大宝贝啊,没了它你要我怎么活啊……”

“你才多大?不学点儿好的!” 

“我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韩爸爸。”叶修决定不要脸了。

韩文清显然不吃他这一套,反而落井下石,往垃圾桶里倒了半杯冷茶,彻底断了叶修想趁他不注意翻垃圾桶的念想。

叶修从床上弹起来,瞪着泡在冷茶里的那包烟,实在是生气:“老韩,你这么穷凶极恶,以后肯定找不到对象的!”

“要你管。”

“……”

叶修恨不得把时间倒回去半个小时,这样他绝对不会在房间里把烟拿出来,或者干脆加把劲,倒回去三天,死也不要同意陶轩心血来潮的集训提议——

三天前,陶轩刚挂断一个电话,便喜气洋洋地把战队里的所有人叫到了他们的简易会议室来。

陶轩清了清嗓子:“按照比赛日程,我们明天和霸图的比赛结束之后,将会迎来长达十天的休整期,”他停下来,搓了搓手掌,“而霸图正好有九天的休整期,霸图老板提议两家战队搞一个联合集训,我觉得机会难得,已经答应了,大家看呢?”

“我看行,正好压一压霸图的势头!”队员A首先叫好。

“去哪儿集训啊?”队员B提问。

“这大冷天的,可别再往北走了啊。”队员C表示担忧。

“叶秋,你觉得呢?”陶轩看向叶修,问道。

叶修翻了个白眼:“你都答应人家了,我还能有什么意见呢?”

陶轩笑笑:“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可惜叶修并没有哆啦A梦的时光机,也没有赫敏的怀表,只好为了那包死相惨烈的黄鹤楼暗自神伤。

联合集训被安排在H市郊外的一个度假山庄里。山庄老板是陶轩的校友,也就是仗着校友这层关系,才勉强为他们的联合集训打开了山庄的大门——不然这寒冬凛凛的,哪个人愿意跑到这大郊区来吹风呢?

度假山庄的条件可以说是相当的好了,老板没有因为他们人少而吝啬空调钱,虽然外面凛冬已至,室内却还是温暖如春。

“唉,我出去转转。”叶修哀悼完毕,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在心里掂量着口袋里的零钱,准备溜达去前台买包烟藏起来。

韩文清不是不知道他心里的小算盘,但也懒得多管他,只要不在自己面前抽,他也乐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叶修两手揣在衣服口袋里,晃晃悠悠地走到了大堂,用他仅有的几块零钱买了两包芙蓉,不出意外地被要求出示了身份证。

“小队长,干嘛呢?”

叶修正把烟往兜里塞,就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好在他表面功夫一流,脸不红手不抖,慢悠悠地转过身,道:“雪峰啊,走,我们去来一局。”

吴雪峰欣然答应了,跟着叶修往训练室——度假山庄内的网吧——走去,随口问道:“跟韩队住得怎么样?”

“别提了,都是老陶,说什么促进两队感情,要交叉着住,我这才把行李放进去,就倒腾走我一包烟,”叶修义愤填膺,“黄鹤楼啊,几十块钱呢!”

“该!”吴雪峰自觉站在了韩文清一边,“他要是把你兜里那两包也给收了,就更好了。”

“……雪峰,你这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啊?”叶修望了吴雪峰一眼,满满的忧伤。

 

叶修在训练室里度过了整整一个下午,最后被吴雪峰拎着去吃了晚饭,晚饭后又被强行塞给韩文清,让他给直接领回房间了。

“明天开始正式的集训,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吴雪峰拍拍叶修的肩膀,一把将他推到韩文清边上,“韩队,我们小队长就拜托你了哦,千万别把笔记本借给他。”

叶修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吴雪峰——你这是把我卖了?

吴雪峰笑笑,跟着霸图的副队长走了。

“……”

“……”

“老韩,笔记本……”

“休想。”

 

 

韩文清洗完澡出来,就看到鸠占鹊巢在他床上躺尸的叶修。

“你在干嘛?”韩文清把毛巾挂在脖子上,走到床边。

“老韩,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今晚会有野图boss!”叶修拧着眉毛,一本正经地说着,他脱了外衣,只穿着宽松的棉T恤和大裤衩,显得格外清瘦。

“……快去洗澡。”

“就一个小时!老韩,就一个小时!”

“快去洗澡!”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洗澡!”叶修立起身子,双手撑在身体两侧,仰着头、抬起眼睛看着韩文清。

“……”韩文清眼角挑了挑,一把拽下脖子上的毛巾,甩在叶修的脸上,“半个小时,先去洗澡!”

“耶!”叶三岁同志欢呼了一声,撒开脚步跑向浴室。

韩文清黑着脸,对这个死对头的节操表示深深的担忧。

 

浴室里的水声很快响了起来,韩文清在外面帮他准备好了笔记本电脑之后,打开了电视,调到电竞频道,看起了皇风和百花的比赛直播。

单人赛很快结束了,皇风领先一分,擂台赛即将开始。

突然浴室里传出了瓶瓶罐罐摔落的声音,韩文清一惊,立马站起来往浴室走,只见浴室门被粗暴地打开,而叶修只是草草披了一件浴袍就跑了出来,裸露的皮肤上还泛着水光,水珠顺着发丝不断地滴落,随着他急匆匆的脚步,在房间的地毯上留下一串深色的痕迹。叶修走到韩文清准备好的笔记本电脑前面,熟练地点开了一个训练软件,手指翻飞着完成一套最高难度的操作练习,才终于舒了一口气。

“怎么了?”韩文清问道。

叶修按了下眉心,转过身面对韩文清,解开缠在浴袍外面的腰带,然后抓着左右两边的衣襟,“唰”地一下,来了一出坦诚相见。

“……”

“……”

“叶秋,女孩子不能……”

“去你丫的女孩子,老子是纯爷们儿!”

 

“所以,你洗了个澡,然后变成女的了?”

“对啊,不过不用担心,我还是我,虐你没商量。”叶修摆摆手,一点儿也不担心他那才失踪不到十分钟的小兄弟。

变成女孩子的叶修比之前矮了一点儿,头顶勉强能蹭到韩文清的下巴,但是肩膀却窄了不止一点,本来就细瘦的胳膊腿则已经能用纤细来形容了。韩文清看着突然娇小了一圈的叶修,满脑子就只剩下了五个字——他高兴就好。

于是他并没有反驳,只是把手放到了他的头上。

“……做什么?”叶修缩着脑袋,躲开了韩文清的手,一脸不解。

“没什么,晚上怎么睡?我帮你另开一间单人房吧。”韩文清收回手,拿了一条干毛巾给叶修,“头发擦干。”

“哦谢了。”叶修接过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说,“没想到你还挺正人君子的?怎么着,哥现在变成女孩子了,你就不想先爽一下吗?”叶修挑起眉毛,狡黠一笑。

然后被韩文清弹了一个脑瓜崩。

“没个正经。”嘴上这么说,眼睛却不由得瞟向叶修身上能作为女性特征的部位——这是韩文清第一次对“飞机场”这个词有了实质上的体会。

叶修却完全不知道韩文清刚刚经历了人生中的又一次大彻大悟,自顾自地说着:“这种离奇的事情呢,一般都不会持续太长时间的,说不定我睡一觉起来就变回去了,所以咱先别声张。”他一边说,一边脱了浴袍,在韩文清突发性的咳嗽声中套上新的棉T恤和大裤衩,撸起袖子干起了正事——说好的半个小时,一分钟也别想少我的。


评论(6)
热度(56)
一个无脑叶吹。
杂食,懒。傻白甜爱好者,推荐狂魔。
短篇和连载的画风完全不一样
三次元爆炸忙,不定期诈尸,非常努力地想要填坑
© 一木笙 | Powered by LOFTER